×
小囡求学求职之路

人人都说自己孩子是世界上最棒的,实际上哪个孩子也不比别人差。  我家小囡两岁时来美国。 人家第一次坐飞机也不哭不闹, 反而跟席前座后的旅友打成一片,逗得大家喜笑颜开。风风雨雨二十个春秋,小囡已是亭亭玉立大姑娘,大学四年级的Honors Student。 并且已得到理想的工作聘请。

小囡没有学画画,钢琴, 游泳,或跳舞,因为她不感兴趣。 她参加了学校的乐队, 拉小提琴, 是她自己的选择。实话说, 她小提琴拉得一般般。但她不辞辛苦和老师和另外三名同学为某大公司的聚会助兴演出。

她刚上学前班就成了“知名”人士。 校长每天上课前都站在校门口迎接(家长和)学生。别人都是视而不见地走过。 小囡总是热情地打招呼“佛纳利先生,早晨好!”。 校长每次也高兴地问候, “小囡,早晨好!”  学校家长会的主席和小囡见面也每次都打招呼。 我们每次去学校参加家长/老师座谈会,自我介绍后,老师或校领导总是记不住我们的中文名字。 看他们坑吃鳖度地试图重复我们名字,我们就说,“我们是小囡的家长。”对方似乎立即记起我们的名字,“噢,你们就是小囡的家长阿!” 接下来我们的名字分别变成“小囡爸”和“小囡妈”。每次去这个老套子都得重复一遍。我们每次也都自豪地接受新赐名。 

所以咱们家长默默无闻没关系,只要孩子出息咱可跟着沾光。 以后孩子成了总统, 咱就是“总统爸”和“总统妈”。 管他们知不知道我叫“薛潇湘”,她叫“瞿西施”。 从这个角度来讲,谁不希望子女成龙成凤呢?

记得网上曾有人发帖指责某藤校招生人员到到潜在学生家访,越过她家门去了邻居家。她认为自己儿子比邻居孩子强百倍。列举了诸多原因:  她孩子学习成绩高,GPA,  SAT  和 ACT  考分比邻居孩子小白丽都高一截。 她孩子智商高,钢琴拉倒7级,游泳获过地区冠军,画画搞过画展。  这些都是纸上看得见的。 招聘人员家访是想挖掘孩子的“潜力”。 他们如果不去你家, 或许是因为你孩子把所有潜力已展现在申请包了。 孩子今后的成功说不定和家访没多大关系呢。

还是说我们小囡。 我们因工作原因搬到北纬州Fairfax郡。Fairfax公立学校系统在美国还算不错。不想给孩子很多压力, 我们没有强迫她多才多艺。三年级开始稀里糊涂考地进了天赋异禀(Gifted and Talented)学校。 高中考入了 托马斯杰佛孙科技高中(TJHSST)。  她性格开朗,情商很高,入学不久每个年级都有她的朋友,并进入学生会。  她小提琴拉得一般, 但乐队老师和朋友们都喜欢她, 评她为最受欢迎的乐队队员。她体育天赋不高, 想入排球队没能如愿。 但不知人家咋整的, 竟然成了排球队的Manager。 严格来说就是教练的助手, 帮球队做些后勤和组织工作, 备受排球队员们的喜爱和尊重。  好在TJ的Lacrosse实力不强, 小囡有幸被“选拔”进Lacrosse队。她还参加了TJ“学生大使 ” (Student Ambassadors - TJ Partnership Fund)。 午饭前后或下午放学去TJ高中附近中学(义务)帮助学习落后的学生。  她同时义务做TJ 旁边小学老师的助教。 这些事很多学生不愿做,但小囡天生乐于助人,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不反对。她第一年就参加了TJ高中的年鉴的编辑队伍。  为此对摄影开始有兴趣。 后两年成为责任编辑和主编。因此我们为她购置了数码数码单反相机。 

有孩子读过TJ的家长都知道, TJ 的学业相当繁重。 外加各类科技兴趣小组, AP课程等等, 孩子们个个忙得不可开交。 晚上12点睡觉是常事。  我家小囡选择的兴趣爱好不如其他孩子的选择更“靓丽”,“投资回报”不算高, 对今后爬藤爬满蔓似乎帮助不大。 一是我们对美国教育体制不是非常熟悉,总以“子女自有子女的福”为借口,没花很多脑细胞去钻研这些课题, 再者我们感到力不从心, 不知从哪些方面帮助孩子。小囡TJ十一年级时开始选择大学。 她说四年TJ已辛苦够了, 无意高攀藤校再重蹈TJ“覆辙”。   话说回来,  虽然小囡SAT和 ACT 考得蛮高, 尤其是ACT, 成绩属于99% 百分位, 但她TJ略高于4 的GPA或许也进不了藤校。 这个成绩在其它州或在Fairfax 的其它高中算是 很高了, 但TJ的学生都选很多AP  和Honors课程,  有些优秀学生GPA在4.3 甚至4.4  。  这是小囡的失误, 也是我们太放任, 由她外语选了西班牙语。 她很快发现对西语很不感兴趣。 我们又错过时机没敦促她及时换课程 。  她西语成绩一直勉强在B+ 或B- 范围。最糟糕是, 她由于身体不适, 误以为可以延时考试,没参加最终考试。老师有点气愤, 要给个D。我们着急但帮不上忙。TJ的辅导员,副校长, 年鉴编辑辅导老师, 体育教练, 乐队指挥, 及其他老师都坚持认为小囡是个好学生, 为小囡说情, 西语老师勉强给了她个C。   只此一科,就把小囡的GPA拉下0.2分以上。 小囡不为此懊悔, 因为她根本不向往藤校。 在十一年级的秋季,所有大学的Early  Decision还没开始, VT通过Fairfax 教育局邀请Fairfax各学校的学生去校园“参观”, 前提是GPA必须在3.5 以上。 家长也有缘陪同前往。 往返路费, 两天的食宿大学全包。名义是校园参观,实则是面试。临别时,近一半的学生已拿到入学“邀请书”。 小囡成绩远高于VT录取线,直接被录取到Honors Program,  有校园住宿,选课的优先权,   学位是Honors Degree。那年暑期我们曾带小囡参观了离家100 – 800 英里的七八所大学。 这是小囡自己定的条件 -  离家不太远,长周末可以开车回来;离家足够远,以免我们常去打扰(哈哈)。 VT是小囡的选择之一。 拿到VT入学邀请后便彻底放松,没花太多精力(包括申请费)申请很多大学。 后来又拿到Penn Sate(公历藤校之一)的录取通知,并有一部分奖学金。最后权衡地域和总费用等因素,小囡选择了VT。小囡接受了我们的理念,大学排名靠前靠后不是太重要,学什么,学得好坏才是关键。去名校,选错专业或成绩平平,日后求职不一定有优势。

回头来看,小囡走的路没有错,我们也不后悔我们的失策。她因在TJ做年鉴编辑的经历,入学第一学期副校长办公室招聘两名摄影记者,她在包括高年级学生在内的几百名竞争者中胜出。 此职位最大优点是时间特别自由, 摄影后的编辑完全由自己选时间去大学摄影工作室做。 大学四年, VT很多杂志的照片, 数百名教授和研究生的标准像都出自小囡之手。她TJ做义务学生大使及助教,是她上大学后第一年找到暑期学校教书的职位的因素之一。 第二年暑期她得到了FAA做Intern 的机会。 她第一年做暑期(中学)老师起到决定性作用。  面试官认为 她当过老师, 必然平易近人, 有耐心, 有团队精神。  因有第一和第二暑期的工作经验, 第三学年刚开始,就得到DC一家满有名气的私营咨询公司的暑期Internship。第三个暑期的Internship很重要, 结束后公司邀请约半数实习生毕业后到公司工作。小囡不喜欢该公司的工作性质, 所以没上心。但有了几年的实践经验,第四学年开始不久就得到的Lockheed Martin(美国军用飞机的巨头)的聘书。但工作地点太远,离家斜跨过半个美国。公司提供搬家费,并以Sign-Up奖金诱惑。我们本心不情愿,委婉地用远离家乡和父母的弊病给她吹耳旁风。小囡善解人意,顺从地拒绝了那份工作。之后一直在DC周边找工作。今年连续得到五六个面试,其中一家面试后第二天就给了聘书。我们觉得很理想,敦促她接受。她却诚实地告诉人家在等另两家公司的消息。 我们认为可以先接受聘请,后边有更好的机会可以放弃。小囡却说那样不道德。坚持等拿到所有聘书后, 选择接受其中之一。 真单纯啊,希望对她今后的职业生涯有益。

我的观念是,要对孩子有信心,不应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子女。让孩子走自己的路,适当加以引导。他们上名校当然好,但目地不应该是为让父母脸上有光。最后,我们要切合实际地给子女的成功下个定义:只要他们能自立,身体健康,心理健康,人生幸福就是成功。愿天下子女成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人人都说自己孩子是世界上最棒的,实际上哪个孩子也不比别人差。  我家小囡两岁时来美国。 人家第一次坐飞机也不哭不闹, 反而跟席前座后的旅友打成一片,逗得大家喜笑颜开。风风雨雨二十个春秋,小囡已是亭亭玉立大姑娘,大学四年级的Honors Student。 并且已得到理想的工作聘请。

小囡没有学画画,钢琴, 游泳,或跳舞,因为她不感兴趣。 她参加了学校的乐队, 拉小提琴, 是她自己的选择。实话说, 她小提琴拉得一般般。但她不辞辛苦和老师和另外三名同学为某大公司的聚会助兴演出。

她刚上学前班就成了“知名”人士。 校长每天上课前都站在校门口迎接(家长和)学生。别人都是视而不见地走过。 小囡总是热情地打招呼“佛纳利先生,早晨好!”。 校长每次也高兴地问候, “小囡,早晨好!”  学校家长会的主席和小囡见面也每次都打招呼。 我们每次去学校参加家长/老师座谈会,自我介绍后,老师或校领导总是记不住我们的中文名字。 看他们坑吃鳖度地试图重复我们名字,我们就说,“我们是小囡的家长。”对方似乎立即记起我们的名字,“噢,你们就是小囡的家长阿!” 接下来我们的名字分别变成“小囡爸”和“小囡妈”。每次去这个老套子都得重复一遍。我们每次也都自豪地接受新赐名。 

所以咱们家长默默无闻没关系,只要孩子出息咱可跟着沾光。 以后孩子成了总统, 咱就是“总统爸”和“总统妈”。 管他们知不知道我叫“薛潇湘”,她叫“瞿西施”。 从这个角度来讲,谁不希望子女成龙成凤呢?

记得网上曾有人发帖指责某藤校招生人员到到潜在学生家访,越过她家门去了邻居家。她认为自己儿子比邻居孩子强百倍。列举了诸多原因:  她孩子学习成绩高,GPA,  SAT  和 ACT  考分比邻居孩子小白丽都高一截。 她孩子智商高,钢琴拉倒7级,游泳获过地区冠军,画画搞过画展。  这些都是纸上看得见的。 招聘人员家访是想挖掘孩子的“潜力”。 他们如果不去你家, 或许是因为你孩子把所有潜力已展现在申请包了。 孩子今后的成功说不定和家访没多大关系呢。

还是说我们小囡。 我们因工作原因搬到北纬州Fairfax郡。Fairfax公立学校系统在美国还算不错。不想给孩子很多压力, 我们没有强迫她多才多艺。三年级开始稀里糊涂考地进了天赋异禀(Gifted and Talented)学校。 高中考入了 托马斯杰佛孙科技高中(TJHSST)。  她性格开朗,情商很高,入学不久每个年级都有她的朋友,并进入学生会。  她小提琴拉得一般, 但乐队老师和朋友们都喜欢她, 评她为最受欢迎的乐队队员。她体育天赋不高, 想入排球队没能如愿。 但不知人家咋整的, 竟然成了排球队的Manager。 严格来说就是教练的助手, 帮球队做些后勤和组织工作, 备受排球队员们的喜爱和尊重。  好在TJ的Lacrosse实力不强, 小囡有幸被“选拔”进Lacrosse队。她还参加了TJ“学生大使 ” (Student Ambassadors - TJ Partnership Fund)。 午饭前后或下午放学去TJ高中附近中学(义务)帮助学习落后的学生。  她同时义务做TJ 旁边小学老师的助教。 这些事很多学生不愿做,但小囡天生乐于助人,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不反对。她第一年就参加了TJ高中的年鉴的编辑队伍。  为此对摄影开始有兴趣。 后两年成为责任编辑和主编。因此我们为她购置了数码数码单反相机。 

有孩子读过TJ的家长都知道, TJ 的学业相当繁重。 外加各类科技兴趣小组, AP课程等等, 孩子们个个忙得不可开交。 晚上12点睡觉是常事。  我家小囡选择的兴趣爱好不如其他孩子的选择更“靓丽”,“投资回报”不算高, 对今后爬藤爬满蔓似乎帮助不大。 一是我们对美国教育体制不是非常熟悉,总以“子女自有子女的福”为借口,没花很多脑细胞去钻研这些课题, 再者我们感到力不从心, 不知从哪些方面帮助孩子。小囡TJ十一年级时开始选择大学。 她说四年TJ已辛苦够了, 无意高攀藤校再重蹈TJ“覆辙”。   话说回来,  虽然小囡SAT和 ACT 考得蛮高, 尤其是ACT, 成绩属于99% 百分位, 但她TJ略高于4 的GPA或许也进不了藤校。 这个成绩在其它州或在Fairfax 的其它高中算是 很高了, 但TJ的学生都选很多AP  和Honors课程,  有些优秀学生GPA在4.3 甚至4.4  。  这是小囡的失误, 也是我们太放任, 由她外语选了西班牙语。 她很快发现对西语很不感兴趣。 我们又错过时机没敦促她及时换课程 。  她西语成绩一直勉强在B+ 或B- 范围。最糟糕是, 她由于身体不适, 误以为可以延时考试,没参加最终考试。老师有点气愤, 要给个D。我们着急但帮不上忙。TJ的辅导员,副校长, 年鉴编辑辅导老师, 体育教练, 乐队指挥, 及其他老师都坚持认为小囡是个好学生, 为小囡说情, 西语老师勉强给了她个C。   只此一科,就把小囡的GPA拉下0.2分以上。 小囡不为此懊悔, 因为她根本不向往藤校。 在十一年级的秋季,所有大学的Early  Decision还没开始, VT通过Fairfax 教育局邀请Fairfax各学校的学生去校园“参观”, 前提是GPA必须在3.5 以上。 家长也有缘陪同前往。 往返路费, 两天的食宿大学全包。名义是校园参观,实则是面试。临别时,近一半的学生已拿到入学“邀请书”。 小囡成绩远高于VT录取线,直接被录取到Honors Program,  有校园住宿,选课的优先权,   学位是Honors Degree。那年暑期我们曾带小囡参观了离家100 – 800 英里的七八所大学。 这是小囡自己定的条件 -  离家不太远,长周末可以开车回来;离家足够远,以免我们常去打扰(哈哈)。 VT是小囡的选择之一。 拿到VT入学邀请后便彻底放松,没花太多精力(包括申请费)申请很多大学。 后来又拿到Penn Sate(公历藤校之一)的录取通知,并有一部分奖学金。最后权衡地域和总费用等因素,小囡选择了VT。小囡接受了我们的理念,大学排名靠前靠后不是太重要,学什么,学得好坏才是关键。去名校,选错专业或成绩平平,日后求职不一定有优势。

回头来看,小囡走的路没有错,我们也不后悔我们的失策。她因在TJ做年鉴编辑的经历,入学第一学期副校长办公室招聘两名摄影记者,她在包括高年级学生在内的几百名竞争者中胜出。 此职位最大优点是时间特别自由, 摄影后的编辑完全由自己选时间去大学摄影工作室做。 大学四年, VT很多杂志的照片, 数百名教授和研究生的标准像都出自小囡之手。她TJ做义务学生大使及助教,是她上大学后第一年找到暑期学校教书的职位的因素之一。 第二年暑期她得到了FAA做Intern 的机会。 她第一年做暑期(中学)老师起到决定性作用。  面试官认为 她当过老师, 必然平易近人, 有耐心, 有团队精神。  因有第一和第二暑期的工作经验, 第三学年刚开始,就得到DC一家满有名气的私营咨询公司的暑期Internship。第三个暑期的Internship很重要, 结束后公司邀请约半数实习生毕业后到公司工作。小囡不喜欢该公司的工作性质, 所以没上心。但有了几年的实践经验,第四学年开始不久就得到的Lockheed Martin(美国军用飞机的巨头)的聘书。但工作地点太远,离家斜跨过半个美国。公司提供搬家费,并以Sign-Up奖金诱惑。我们本心不情愿,委婉地用远离家乡和父母的弊病给她吹耳旁风。小囡善解人意,顺从地拒绝了那份工作。之后一直在DC周边找工作。今年连续得到五六个面试,其中一家面试后第二天就给了聘书。我们觉得很理想,敦促她接受。她却诚实地告诉人家在等另两家公司的消息。 我们认为可以先接受聘请,后边有更好的机会可以放弃。小囡却说那样不道德。坚持等拿到所有聘书后, 选择接受其中之一。 真单纯啊,希望对她今后的职业生涯有益。

我的观念是,要对孩子有信心,不应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子女。让孩子走自己的路,适当加以引导。他们上名校当然好,但目地不应该是为让父母脸上有光。最后,我们要切合实际地给子女的成功下个定义:只要他们能自立,身体健康,心理健康,人生幸福就是成功。愿天下子女成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