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年的亲子关系

顶一下陈默!晚年和子女住的近些,相互照应,这也是我的理想。但是,要实现这个理想是需要很多努力的。

我现在不仅给我的儿子女儿灌输将来成家有孩子后要父母和住得近些的观念,也给我那美国长大的16岁女儿一个很高的要求 - 我希望她既有美国孩子的独立,又有中国孩子和家庭的亲密互助能力。我看得出她在努力达标。而且基本能做到这两点。我很同意陈默的一个观点,家庭是个团队。我在建设我现在的家庭时,非常强调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老公的原生家庭是单打独斗的。个体很强,互相不照应。所以,我是付出很大努力才能让我现在的小家庭有这样的团队文化。

我同意百班的说法,晚年老人与子女家庭关系密切,子女侍奉老人不是中华民族独有的。

我周围好几个美国家庭是这样的家庭结构。但是和中国老人晚年与子女关系最大不同在于,美国老人都比中国老人独立。这个独立可以体现在有自己的房子,和子女住得近,但不和子女住在一起。也可以体现在把自己的生活与子女的生活完全分开,尊重子女自己对生活和育儿的安排,也要求子女尊重自己对生活的选择,包括安乐死。我觉得后一点对大多数在国内的中国老人来说很难做到。中国文化里的孝顺包括要顺从老人意志,这一点我是坚决不从的。因为老人的很多想法做法是落伍的。能接受新事物新观念的年轻人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如果年轻人不能违背老人的观念做法,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观念永远老旧的社会。所以,我对我父母只有孝,没有顺。这一点我在国内的亲戚对我是有微词的。

在海外的华人比较接受国外老人独立的生活态度。但是这个独立和与子女小家庭保持亲密与互助关系应该不矛盾。有个回帖说中国老人不懂boundary,所以子女会很不喜欢婚后和老人住得太近。这个boundary指的是美国很普遍的私人空间概念。我们在美国生活多年的人应该都很熟悉了。再运用到与子女的关系里就是与子女之间的boundary了,不难掌握。我觉得与之相随的一个重要概念是,当小孩成年后,父母应该把他们视为自己的亲密朋友而不是没长大的孩子。这也是中国父母很拎不清的地方。他们总要指挥都结婚成家的孩子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想法去做。但是孩子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不需要家长的instruction了。

我自己现在就很尊重我女儿对自己生活的安排。如果她不请教我,我一般都不过问。即便我看出她的安排不妥,如果没什么太大后果,也就随她去,因为她需要在失 误甚至失败中学习反省,寻找正确的解决办法。这是必须付的学费。我也尽量在她有求于我时给与帮助。比如她需要ride时,我一定会克服困难给她ride。 她的朋友很多,有时要连续载她好几天去不同的聚会。说实话是很辛苦的。我还有个老二在手边呢。

我觉得在为我这个晚年亲子关系理想做准备的努力里也包括了对我自己观念的改造。老年父母一定要做一个独立的人。除非不得已,最好有自己独立的居所。有能力在子女需要帮助时一定要帮子女一把,这是表现爱的好机会。和子女在一起时,要尊重对方,这是表达爱的好方式。当然这个尊重也应该是相互的。

虽然我的理想还看不到将来是否能成功,但是我会按这个方向努力。希望未来水到渠成。也祝陈默和其他有同样理想的父母能够实现这个理想!

 

 

顶一下陈默!晚年和子女住的近些,相互照应,这也是我的理想。但是,要实现这个理想是需要很多努力的。

我现在不仅给我的儿子女儿灌输将来成家有孩子后要父母和住得近些的观念,也给我那美国长大的16岁女儿一个很高的要求 - 我希望她既有美国孩子的独立,又有中国孩子和家庭的亲密互助能力。我看得出她在努力达标。而且基本能做到这两点。我很同意陈默的一个观点,家庭是个团队。我在建设我现在的家庭时,非常强调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老公的原生家庭是单打独斗的。个体很强,互相不照应。所以,我是付出很大努力才能让我现在的小家庭有这样的团队文化。

我同意百班的说法,晚年老人与子女家庭关系密切,子女侍奉老人不是中华民族独有的。

我周围好几个美国家庭是这样的家庭结构。但是和中国老人晚年与子女关系最大不同在于,美国老人都比中国老人独立。这个独立可以体现在有自己的房子,和子女住得近,但不和子女住在一起。也可以体现在把自己的生活与子女的生活完全分开,尊重子女自己对生活和育儿的安排,也要求子女尊重自己对生活的选择,包括安乐死。我觉得后一点对大多数在国内的中国老人来说很难做到。中国文化里的孝顺包括要顺从老人意志,这一点我是坚决不从的。因为老人的很多想法做法是落伍的。能接受新事物新观念的年轻人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如果年轻人不能违背老人的观念做法,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观念永远老旧的社会。所以,我对我父母只有孝,没有顺。这一点我在国内的亲戚对我是有微词的。

在海外的华人比较接受国外老人独立的生活态度。但是这个独立和与子女小家庭保持亲密与互助关系应该不矛盾。有个回帖说中国老人不懂boundary,所以子女会很不喜欢婚后和老人住得太近。这个boundary指的是美国很普遍的私人空间概念。我们在美国生活多年的人应该都很熟悉了。再运用到与子女的关系里就是与子女之间的boundary了,不难掌握。我觉得与之相随的一个重要概念是,当小孩成年后,父母应该把他们视为自己的亲密朋友而不是没长大的孩子。这也是中国父母很拎不清的地方。他们总要指挥都结婚成家的孩子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想法去做。但是孩子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不需要家长的instruction了。

我自己现在就很尊重我女儿对自己生活的安排。如果她不请教我,我一般都不过问。即便我看出她的安排不妥,如果没什么太大后果,也就随她去,因为她需要在失 误甚至失败中学习反省,寻找正确的解决办法。这是必须付的学费。我也尽量在她有求于我时给与帮助。比如她需要ride时,我一定会克服困难给她ride。 她的朋友很多,有时要连续载她好几天去不同的聚会。说实话是很辛苦的。我还有个老二在手边呢。

我觉得在为我这个晚年亲子关系理想做准备的努力里也包括了对我自己观念的改造。老年父母一定要做一个独立的人。除非不得已,最好有自己独立的居所。有能力在子女需要帮助时一定要帮子女一把,这是表现爱的好机会。和子女在一起时,要尊重对方,这是表达爱的好方式。当然这个尊重也应该是相互的。

虽然我的理想还看不到将来是否能成功,但是我会按这个方向努力。希望未来水到渠成。也祝陈默和其他有同样理想的父母能够实现这个理想!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