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妈》

“我不想活了! 我真的不想活了! 我活着究竟为了什么?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太失败了! 我想不通,我想不通! 帮帮我! Please help me!”  简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 声调开始还能自我控制,到后来已经声嘶力竭,有些歇斯底里,甚至有点要昏阙的意思。

Dr. Lee一声不响地看着简华,不打断她,甚至在察觉到简华神智不能自控的时候也没有打断她。 渐渐地简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开始收敛了些,用纸巾擦了擦鼻涕眼泪,声音低沉地说:”求求你帮帮我好吗? 我现在整晚上睡不好觉,人要崩溃了!“

Dr. Lee从沙发上直起身来,面无表情地问:”你刚才说活着没有意义,不想活了。 有没有想过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简华无精打采地回答:“意义是什么? 就没有意义。 我现在就为儿子活着,儿子是我生活的全部,他现在这么对我,我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全部为了儿子!” Dr. Lee点了点头, 接着问:“那么你儿子犯法了? 杀人了? 干有害国家社会的事了? “

“哎哎,医生!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儿子? 我儿子是个乖孩子,任何越轨的事别说干了,连想都不会想的! “ 简华有些生气,说话的语调有些不太客气。

“既然是个乖孩子,不会干越轨的事,怎么就害得你不想活了?”

“我开始不是说了么,我让他报的学校他一个都没报,最好的学校还不是顶尖的州大,那个破学校在US News排名排到200多。 多丢人啊! 我太失败了!” 简华又有些想哭的意思。

Dr. Lee 急忙用手势打断她,“你说丢人? 丢谁的人,你儿子的还是你的?”

“当然是我的。。。”,说到这,简华感觉到有些不对头,赶紧改口,“还有他的人啊。”

“噢?”,Dr. Lee眉毛上扬,“你儿子自己也感觉到丢人?”

“他。。。他当然不会说丢人,但是你看他干的事,那个破学校排名。。。”,Dr. Lee又用手势打断简华,严肃地问:“究竟是你感觉丢人还是你儿子感觉丢人?”

“哎! 什么意思啊! 我花钱看心理医生不是让你来拷问我,质问我! 你有什么资格!” 简华生气了! 拿起包做出起身要走的样子。

Dr. Lee摆摆手,示意让简华坐下,“我们心理医生要为你排忧解难,首先要了解你的难在什么地方对不对? 不对症下药,就是我们的失职。 恐怕你也不想花冤枉钱吧?  既然你觉得丢人,噢,对,你儿子也觉得丢人,可不可以给我说说你从小是怎么培养孩子的?”

“霍! 那可不得了! 我说过了,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儿子,为他操碎了心。”, 碰到这个话题,简华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不是说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吗? 我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开始培养他读书,做数学。 稍微大点就让他学钢琴,学小提琴,做奥数。 参加各种比赛,报各种补习班。我儿子很争气, 小学就显露出数学天分, 好多竞赛都拿奖。 初中开始mathcounts, 6年级就代表学校。 你不知道那有多难! 三个年级的孩子一起选拔, 我儿子6年级就代表学校了。8年级的时候AMC10考了135分,135分啊! 全district第一,参加AIME.  上高中就一直进USAMO, 你知道USAMO是啥吧? 噢,知道就好,全美国每年才有200多人能进啊!  我也知道上好学校光学习好不行,还要有EC, 有体育啊,leadership啥的! 哼! 美国就是事多, 上个大学只要学习好就行了呗, 搞那些没用的干啥! 没办法,人家要求,儿子10岁的时候我就带他打网球,后来初中开始我儿子就参加校队,高中打进州里决赛啊! 很不容易! 钢琴也弹到10级。 各种竞赛奖拿了无数,本来我儿子就是个进大藤的料! 大藤有哪些学校你都知道吧? 那好! 我天天盼他长大,天天盼他能进好大学,给我们争气! 给他自己争气! 结果! 他背着我们报了那么一个破学校。。。而且只报了那个破学校。。。说什么也不改,还离家出走。。。我。。”, 说到这简华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又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起来。

Dr. Lee同情地看看了简华,语调柔和地问:“你儿子为什么要报那个学校?总有些原因吧?”

“有什么原因! 还不是为了气我! 哎呦! 我不想活了。。。”

Dr. Lee 有些想笑,但极力克制住了自己,接着问:“专门为了气你不太可能吧?  还是我刚才那些话,如果你想寻求心理上的帮助,还是请你能配合我,让我能了解真实的情况。 总说些气话于事无补。”

简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语气缓和了些:“本来我儿子也是一心想上MIT,哈佛,Yale这些大藤的,谁知11年级暑假去那个破大学做了2个月的研究,居然喜欢上了那个教授,那个。。。我的意思是和教授非常投缘,教授也非常欣赏他,指导他做了很成功的实验,还指导他写论文。 后来就凭这个论文进了西门子比赛的全国总决赛,进了前十名,还拿了不少钱呢。从那以后我儿子就三天两头和教授通email, 交流,以致后来坚决要报那个学校,报那个专业! 你说是不是被洗脑了?  跟他条件差不多的都上了大藤。 有一个孩子还横扫了! 你知道横扫是啥意思吧? 不知道? 横扫就是申请的学校都被录取了! 我儿子要是申请了,那肯定也是横扫啊! 唉! 太气人了! 我太失败了! 我。。”

Dr. Lee打断她问:“那你儿子得到奖学金了吗?”

“那当然,这么好的条件申请这么个破学校当然要给奖学金了! 我儿子得了全奖,学费,生活费全包了,还不用干活。” , 说起这些,简华的语气明显自豪了起来。

“那不挺好吗! 虽然学校的排名不高,可是教授喜欢他,看来教授也很有水平,能让你儿子的论文打入西门子全国总决赛,很不容易啊! 而且4年大学你一分钱不用掏, 这难道不是双赢吗?”,Dr. Lee 说罢,摊开了双手。

“什么双赢!我在乎那点钱吗! 早就给他准备好了,连研究生的钱都准备好了。 而且只要他能上大藤,卖房子卖车我都干! 钱算什么! 人丢不起啊!”

Dr. Lee又好气又好笑说:”看来你儿子不觉得丢人,相反他还挺自豪! 能上自己选择的学校,还得到全额奖学金,今后能有机会和喜欢的教授继续做研究,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给家里省钱,自己还有了独立的机会, 将来在学习上肯定名列前茅,GPA低不了,再上研究生或者找工作都会很容易。  美国长大的孩子不比中国, 独立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早独立早具有成功的必要条件。 如果什么都按照家长的安排去做,每一步都按照家长的意愿去走,不一定是好事。 “

“照你这么说我以前的努力,这么多年的辛苦都白费了!”, 简华真的有些生气了。

“没有白费啊! 你看你培养出来了一个多么优秀的孩子! 我为了你感到骄傲! 真的! 你不用瞪我,难道他之前取得的成绩都不算数? 难道一个孩子的优秀与否只跟上什么学校有关? 难道一个孩子不。。。怎么说来着? 对! 不横扫他将来就肯定没有出息了?  我们培养下一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是让我们家长面子上好看,还是培养一个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 一个快乐的人? 一个独立自主的人?  请原谅我下面的话,但你现在纠结的不是你儿子将来的前途如何,也不是他今后会不会快乐,会不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而是怎么跟别的家长比! 对不对? 你先听我说完, 我了解你们这种家长, 你们有个专有名词叫’推妈‘, 对不对?  ‘推’也可以是褒义词,也可以是贬义词,就看你们家长具体怎么做。 如果‘推’是完全为了孩子着想,完全不是为了家长那点私利,那点虚荣心, 那么这个‘推’就是个褒义词。 如果‘推’表面上是为了孩子,实际上是为了家长那点私心,那点虚荣心, 那么这个‘推’就是贬义词。 如这个贬义词用到了孩子的对立面,甚至达到了对孩子的成长有害的话,那么就不是贬义词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对孩子的心理造成极大的伤害,对孩子将来的成长产生负面的影响。 你有没有听说过很多优秀的中国孩子上了好学校,甚至上了你们口中的大藤却后来选择了自杀?  难道你想把孩子逼到个程度吗?”

简华沉默了,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没错, 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推妈,但她深信她所做的一切绝对都是为了儿子好。 不可否认,推的过程中自己的小私心,小虚荣心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满足。 每当听到别人说起她儿子多优秀,将来肯定上大藤时,她的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 她也坚信她的儿子肯定能上大藤,这样不仅她儿子面子上有光,她的面子上有光,就连远在国内的亲属面子上也有光。 照亲属的话讲能上哈佛麻省理工就是光宗耀祖,和在国内上北大清华那样。 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泡影,朋友问起儿子最后上了哪个大学的时候,她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只能支支吾吾地说出学校名,但肯定会狠狠补充到儿子拿了全奖。 朋友这时的眼中都会闪现出诡异的光芒,然后来一句她最不愿意听到的话:其实也不错了。 而且为了这件事她和儿子已经很久不说话了, 儿子找了个地方打工,准备着去上大学的一切。 简华只能默默生气,因为儿子拿了全奖,所以简华连牵制儿子的砝码都没有。 儿子已经通过她老公放出话来了,只要简华再说一句关于他申请大学的话,他立马从家里搬出去。 简华一直不能从自己的情绪里解脱出来,直到听了Dr. Lee的这一番话。  对啊, 她想,我推来推去的真正目的究竟为了什么? 难道真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 难道非要和儿子搞成这个样子? 难道非要给儿子心理上制造阴影?  儿子上那个大学已经既成事实了,她喜不喜欢都要接受,况且,她喜不喜欢重要吗? 难道儿子这么大了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不能自己独立自主地做决定?  可是。。。我确实是为了他好啊,他这么优秀却上了这么一个没有名的大学,这不是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么?  简华心里这么想,嘴里却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输在起跑线?”, DR. Lee哈哈笑了,“人生的起跑线多了,你指哪一个?”

“我听人说,现在的大公司,只招收大藤的毕业生。一般学校的学生人家根本不考虑。 而且大藤毕业生出来的薪水是普通学校毕业生的好几倍。”

“嗯”, Dr. Lee 点了点头,“确实有这种现象,不过不光是学校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学生本身的问题。 有句俗话叫金子放在哪里都发光。 虽然你儿子去了一个不那么知名的大学,可如果他的学业出色,机会照样大把大把。 有些大藤里的学生,因为各种原因在学校的成绩很差,毕业后照样找不到好工作。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

简华点点头,“这到也是,我有个耶鲁毕业的同事,工作能力还不如我呢。”

“所以说事在人为, 你儿子已经这么优秀了,不过是独立的超出了你的预期。其实这是好事,说明他有主见,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这种人将来成功的几率比那些唯父母命是从,没有任何主见,人云亦云,小绵羊性格的孩子要大得多。 不过再有主见的孩子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支持。 你儿子现在最想得到的是你的支持,你从小陪伴他,帮助他,替他做的一切他肯定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你对他的不理解不支持对他的伤害是最大的。 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吧? 如果你是真心为了孩子好,毕竟他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那就回到他身边去吧,跟他开诚布公地谈谈。 试着了解他的想法,理解他的行动。 你们是母子,世界上最亲近的关系莫过于此,不要打破它! 祝你好运!”

简华从Dr. Lee的诊所出来的时候觉得天好像格外蓝,初夏的风吹在脸上格外的温暖。 打着了车,心里转了一个念头,对了,好久没有给儿子做他喜欢吃的韭菜馅肉饼了,应该绕道去中国店一趟。 车子缓缓地上了洲际公路,收音机传来悠扬的歌声 ….only you………..

“我不想活了! 我真的不想活了! 我活着究竟为了什么?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太失败了! 我想不通,我想不通! 帮帮我! Please help me!”  简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 声调开始还能自我控制,到后来已经声嘶力竭,有些歇斯底里,甚至有点要昏阙的意思。

Dr. Lee一声不响地看着简华,不打断她,甚至在察觉到简华神智不能自控的时候也没有打断她。 渐渐地简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开始收敛了些,用纸巾擦了擦鼻涕眼泪,声音低沉地说:”求求你帮帮我好吗? 我现在整晚上睡不好觉,人要崩溃了!“

Dr. Lee从沙发上直起身来,面无表情地问:”你刚才说活着没有意义,不想活了。 有没有想过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简华无精打采地回答:“意义是什么? 就没有意义。 我现在就为儿子活着,儿子是我生活的全部,他现在这么对我,我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全部为了儿子!” Dr. Lee点了点头, 接着问:“那么你儿子犯法了? 杀人了? 干有害国家社会的事了? “

“哎哎,医生!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儿子? 我儿子是个乖孩子,任何越轨的事别说干了,连想都不会想的! “ 简华有些生气,说话的语调有些不太客气。

“既然是个乖孩子,不会干越轨的事,怎么就害得你不想活了?”

“我开始不是说了么,我让他报的学校他一个都没报,最好的学校还不是顶尖的州大,那个破学校在US News排名排到200多。 多丢人啊! 我太失败了!” 简华又有些想哭的意思。

Dr. Lee 急忙用手势打断她,“你说丢人? 丢谁的人,你儿子的还是你的?”

“当然是我的。。。”,说到这,简华感觉到有些不对头,赶紧改口,“还有他的人啊。”

“噢?”,Dr. Lee眉毛上扬,“你儿子自己也感觉到丢人?”

“他。。。他当然不会说丢人,但是你看他干的事,那个破学校排名。。。”,Dr. Lee又用手势打断简华,严肃地问:“究竟是你感觉丢人还是你儿子感觉丢人?”

“哎! 什么意思啊! 我花钱看心理医生不是让你来拷问我,质问我! 你有什么资格!” 简华生气了! 拿起包做出起身要走的样子。

Dr. Lee摆摆手,示意让简华坐下,“我们心理医生要为你排忧解难,首先要了解你的难在什么地方对不对? 不对症下药,就是我们的失职。 恐怕你也不想花冤枉钱吧?  既然你觉得丢人,噢,对,你儿子也觉得丢人,可不可以给我说说你从小是怎么培养孩子的?”

“霍! 那可不得了! 我说过了,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儿子,为他操碎了心。”, 碰到这个话题,简华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不是说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吗? 我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开始培养他读书,做数学。 稍微大点就让他学钢琴,学小提琴,做奥数。 参加各种比赛,报各种补习班。我儿子很争气, 小学就显露出数学天分, 好多竞赛都拿奖。 初中开始mathcounts, 6年级就代表学校。 你不知道那有多难! 三个年级的孩子一起选拔, 我儿子6年级就代表学校了。8年级的时候AMC10考了135分,135分啊! 全district第一,参加AIME.  上高中就一直进USAMO, 你知道USAMO是啥吧? 噢,知道就好,全美国每年才有200多人能进啊!  我也知道上好学校光学习好不行,还要有EC, 有体育啊,leadership啥的! 哼! 美国就是事多, 上个大学只要学习好就行了呗, 搞那些没用的干啥! 没办法,人家要求,儿子10岁的时候我就带他打网球,后来初中开始我儿子就参加校队,高中打进州里决赛啊! 很不容易! 钢琴也弹到10级。 各种竞赛奖拿了无数,本来我儿子就是个进大藤的料! 大藤有哪些学校你都知道吧? 那好! 我天天盼他长大,天天盼他能进好大学,给我们争气! 给他自己争气! 结果! 他背着我们报了那么一个破学校。。。而且只报了那个破学校。。。说什么也不改,还离家出走。。。我。。”, 说到这简华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又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起来。

Dr. Lee同情地看看了简华,语调柔和地问:“你儿子为什么要报那个学校?总有些原因吧?”

“有什么原因! 还不是为了气我! 哎呦! 我不想活了。。。”

Dr. Lee 有些想笑,但极力克制住了自己,接着问:“专门为了气你不太可能吧?  还是我刚才那些话,如果你想寻求心理上的帮助,还是请你能配合我,让我能了解真实的情况。 总说些气话于事无补。”

简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语气缓和了些:“本来我儿子也是一心想上MIT,哈佛,Yale这些大藤的,谁知11年级暑假去那个破大学做了2个月的研究,居然喜欢上了那个教授,那个。。。我的意思是和教授非常投缘,教授也非常欣赏他,指导他做了很成功的实验,还指导他写论文。 后来就凭这个论文进了西门子比赛的全国总决赛,进了前十名,还拿了不少钱呢。从那以后我儿子就三天两头和教授通email, 交流,以致后来坚决要报那个学校,报那个专业! 你说是不是被洗脑了?  跟他条件差不多的都上了大藤。 有一个孩子还横扫了! 你知道横扫是啥意思吧? 不知道? 横扫就是申请的学校都被录取了! 我儿子要是申请了,那肯定也是横扫啊! 唉! 太气人了! 我太失败了! 我。。”

Dr. Lee打断她问:“那你儿子得到奖学金了吗?”

“那当然,这么好的条件申请这么个破学校当然要给奖学金了! 我儿子得了全奖,学费,生活费全包了,还不用干活。” , 说起这些,简华的语气明显自豪了起来。

“那不挺好吗! 虽然学校的排名不高,可是教授喜欢他,看来教授也很有水平,能让你儿子的论文打入西门子全国总决赛,很不容易啊! 而且4年大学你一分钱不用掏, 这难道不是双赢吗?”,Dr. Lee 说罢,摊开了双手。

“什么双赢!我在乎那点钱吗! 早就给他准备好了,连研究生的钱都准备好了。 而且只要他能上大藤,卖房子卖车我都干! 钱算什么! 人丢不起啊!”

Dr. Lee又好气又好笑说:”看来你儿子不觉得丢人,相反他还挺自豪! 能上自己选择的学校,还得到全额奖学金,今后能有机会和喜欢的教授继续做研究,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给家里省钱,自己还有了独立的机会, 将来在学习上肯定名列前茅,GPA低不了,再上研究生或者找工作都会很容易。  美国长大的孩子不比中国, 独立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早独立早具有成功的必要条件。 如果什么都按照家长的安排去做,每一步都按照家长的意愿去走,不一定是好事。 “

“照你这么说我以前的努力,这么多年的辛苦都白费了!”, 简华真的有些生气了。

“没有白费啊! 你看你培养出来了一个多么优秀的孩子! 我为了你感到骄傲! 真的! 你不用瞪我,难道他之前取得的成绩都不算数? 难道一个孩子的优秀与否只跟上什么学校有关? 难道一个孩子不。。。怎么说来着? 对! 不横扫他将来就肯定没有出息了?  我们培养下一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是让我们家长面子上好看,还是培养一个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 一个快乐的人? 一个独立自主的人?  请原谅我下面的话,但你现在纠结的不是你儿子将来的前途如何,也不是他今后会不会快乐,会不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而是怎么跟别的家长比! 对不对? 你先听我说完, 我了解你们这种家长, 你们有个专有名词叫’推妈‘, 对不对?  ‘推’也可以是褒义词,也可以是贬义词,就看你们家长具体怎么做。 如果‘推’是完全为了孩子着想,完全不是为了家长那点私利,那点虚荣心, 那么这个‘推’就是个褒义词。 如果‘推’表面上是为了孩子,实际上是为了家长那点私心,那点虚荣心, 那么这个‘推’就是贬义词。 如这个贬义词用到了孩子的对立面,甚至达到了对孩子的成长有害的话,那么就不是贬义词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对孩子的心理造成极大的伤害,对孩子将来的成长产生负面的影响。 你有没有听说过很多优秀的中国孩子上了好学校,甚至上了你们口中的大藤却后来选择了自杀?  难道你想把孩子逼到个程度吗?”

简华沉默了,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没错, 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推妈,但她深信她所做的一切绝对都是为了儿子好。 不可否认,推的过程中自己的小私心,小虚荣心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满足。 每当听到别人说起她儿子多优秀,将来肯定上大藤时,她的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 她也坚信她的儿子肯定能上大藤,这样不仅她儿子面子上有光,她的面子上有光,就连远在国内的亲属面子上也有光。 照亲属的话讲能上哈佛麻省理工就是光宗耀祖,和在国内上北大清华那样。 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泡影,朋友问起儿子最后上了哪个大学的时候,她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只能支支吾吾地说出学校名,但肯定会狠狠补充到儿子拿了全奖。 朋友这时的眼中都会闪现出诡异的光芒,然后来一句她最不愿意听到的话:其实也不错了。 而且为了这件事她和儿子已经很久不说话了, 儿子找了个地方打工,准备着去上大学的一切。 简华只能默默生气,因为儿子拿了全奖,所以简华连牵制儿子的砝码都没有。 儿子已经通过她老公放出话来了,只要简华再说一句关于他申请大学的话,他立马从家里搬出去。 简华一直不能从自己的情绪里解脱出来,直到听了Dr. Lee的这一番话。  对啊, 她想,我推来推去的真正目的究竟为了什么? 难道真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 难道非要和儿子搞成这个样子? 难道非要给儿子心理上制造阴影?  儿子上那个大学已经既成事实了,她喜不喜欢都要接受,况且,她喜不喜欢重要吗? 难道儿子这么大了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不能自己独立自主地做决定?  可是。。。我确实是为了他好啊,他这么优秀却上了这么一个没有名的大学,这不是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么?  简华心里这么想,嘴里却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输在起跑线?”, DR. Lee哈哈笑了,“人生的起跑线多了,你指哪一个?”

“我听人说,现在的大公司,只招收大藤的毕业生。一般学校的学生人家根本不考虑。 而且大藤毕业生出来的薪水是普通学校毕业生的好几倍。”

“嗯”, Dr. Lee 点了点头,“确实有这种现象,不过不光是学校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学生本身的问题。 有句俗话叫金子放在哪里都发光。 虽然你儿子去了一个不那么知名的大学,可如果他的学业出色,机会照样大把大把。 有些大藤里的学生,因为各种原因在学校的成绩很差,毕业后照样找不到好工作。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

简华点点头,“这到也是,我有个耶鲁毕业的同事,工作能力还不如我呢。”

“所以说事在人为, 你儿子已经这么优秀了,不过是独立的超出了你的预期。其实这是好事,说明他有主见,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这种人将来成功的几率比那些唯父母命是从,没有任何主见,人云亦云,小绵羊性格的孩子要大得多。 不过再有主见的孩子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支持。 你儿子现在最想得到的是你的支持,你从小陪伴他,帮助他,替他做的一切他肯定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你对他的不理解不支持对他的伤害是最大的。 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吧? 如果你是真心为了孩子好,毕竟他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那就回到他身边去吧,跟他开诚布公地谈谈。 试着了解他的想法,理解他的行动。 你们是母子,世界上最亲近的关系莫过于此,不要打破它! 祝你好运!”

简华从Dr. Lee的诊所出来的时候觉得天好像格外蓝,初夏的风吹在脸上格外的温暖。 打着了车,心里转了一个念头,对了,好久没有给儿子做他喜欢吃的韭菜馅肉饼了,应该绕道去中国店一趟。 车子缓缓地上了洲际公路,收音机传来悠扬的歌声 ….only you………..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