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说我家孩子参加过的团体运动

十几年前我初入紫檀便被那时以意见MM为首的如何培养小中的社交能力的大辩论深深吸引,那时候多数家长并不赞同她的团体运动是老中们最好的切入口这个结论,也不很同意小中要推团体运动。

十年后的今天,再没有谁会对此炮轰。貌似十年时间老中们都接受了这个论点。

不能不提的是,新移民们也就是后来的年轻一些的移民,都主动送孩子参与团体运动。很多人还不太熟悉美加生活方式,英语也不灵光,但很多人送孩子参加足球棒球篮球冰球。年轻一代新移民更open mind。

受此讨论影响,十年时间我和领导坚定不移地推孩子team sports。最大的收获不仅孩子锻炼了身体结交了朋友学习了团队精神,而是我们家长更加了解了当地的人民和文化,也因此收获了和有着共同育儿理念的当地家长之间的友谊。在此之前,虽然我们都在美加工作多年,但那根本不能让你了解当地文化风俗。真正让我了解和热爱当地文化的原因是孩子们参加的各种团体活动。。

两岁 - 开始学习游泳直到达到考取救生员的水平,没有参加过游泳队。

三岁 - 学习滑冰。因为加拿大太多露天冰场都不要钱,领导会滑冰他带着孩子们每晚都进出社区冰场。我们的社区冰场夏天就是个浅浅的pool,中间有fire pit。为了有趣,每次我们都带着一大壶热巧克力饮料,还有大号的marsh mallows竹签子。滑一会就在火边烧烤甜点喝热巧克力,孩子们一出门就是三四个小时不愿回来。那可是零下二十多度的加拿大的冬天啊。有很多时候,我们考甜点时别的孩子也过来凑热闹,领导就给他们也做甜串。那些家长也会和领导聊天,孩子们自然就玩到一起。这也是他们不愿意回家的原因。

四岁 - 秋季社区足球春季棒球。领导做足球助理教练,我做足球和棒球队的team manager。游泳和滑冰也同时进行。孩子都安排了哪天带全队的snack,小娃娃们休息的时候坐在一起吃零食的场景不要太可爱啊。每个season开始和结束都有全队的party,有时去外面有时去某个孩子家里,大家自带食物酒水,家长孩子都嗨的不得了。

五岁 - 秋季社区足球冰球春季棒球。领导做足球助理教练,我做冰球social coordinator。儿子还参加过社区篮球。参加冰球是很偶然的一次和其他家长的谈话,得知她家孩子在打冰球就有了这个想法。无奈周围老中没一个懂这个的。儿子棒球队的一对家长后来成为了我们的朋友,有一次邀请我们去看他们儿子的冰球训练,一看儿子就超喜欢我和领导也觉得很好。从此我们一家就开始了漫漫的冰球征程。可惜的是那个孩子第二年就不打了,不喜欢这种快速的有冲撞的项目。那对老白家长非常伤心啊,要知道这是加拿大人的全部生活内容啊。

大家可以看到了吧,那些年我们的日程表多crazy,每个晚上都有训练或比赛,每周都满满的。除了足棒冰,还有游泳。滑冰基本变成了娱乐活动。夏天所有团体运动都停止了,我们就抓紧时间学网球游泳。闺女的童子军是常年的,从来没有间断过。

其它活动也适当学一些,比如冰壶,击剑,山地自行车,雪地速滑和射击,还学过一个夏天的luge。

所有活动中,我家两个孩子最爱冰球,当然儿子还提出过要专门练习luge,考虑到安全被我拒了。

加拿大这个冰雪强国,她的人民对冰球的狂热,如果你不是其中一份子你是不会感觉得到的。那是一种在血液里流淌的,能让冰雪都沸腾的热爱。这一点只有我来到加州和美国家长谈论起来才深有感触。美国人说,冰球对加拿大人是sport,对美国人是business。

每个球季,孩子们不仅训练比赛,还有更多的social活动。全队做bottle drive集资,孩子们穿着比赛jersey挨门挨户敲门要瓶子,很多居民也特意为这种集资保存瓶子等着他们来。我的邻居们都和我说他们为我儿子的球队留着瓶子,连我公司平时收集的瓶子都送给我儿子球队。外出打联赛更是加深感情的方式,不仅孩子之间家长之间更是相互加深关系。除此之外,球队会一同观看职业冰球比赛,到后面和偶像们合影要求签字等等。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户外party。有个教练家后面是一个pond,冬天他们雇来机器把冰铲平开出来一个full size的冰球场。周围孩子都来玩耍。我们球队的一个party就在零下二十度的户外,有篝火烧烤热咖啡巧克力当然不能少了Canadian whisky。孩子们和家长滑冰打球吃烧烤和饮料,加拿大男人喝起烈酒是一大景观,吓得我家领导直躲。整整大半天啊,我滴个天啊我老人家快被冻死了。孩子们那个嗨啊,晚上还放了烟花是整个活动的highlight!

我的孩子实在怀念在加拿大打冰球的日子,我想这一大半是怀念那些热闹的集体活动和热情的加拿大人。

以后的几年,孩子们不再愿意踢足球了,又过了两年棒球也不打了但是冰球一直坚持下来了。算了算,大概踢了四年足球,打了五年棒球。今年是打冰球的第十年啦!

来美国后孩子们感觉到了某些文化冲击,特别是加州和美国其它地方很不同。但是他们在交友融入方面都没有任何hiccup,我认为这是他们多年参加团体运动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