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爬藤仅仅是成绩好,真是白瞎了

藤,现在泛指名校,尤其是头牌名私校。

从社会学校角度来看,要招什么人?当然是领导型人才,好钢要使在刀刃上,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吗。

从家长学生角度来看,为啥要去名校?吃得苦中苦,要做人上人吗。利,名,权等等都不是个人智慧和个人努力能达到的,必须把握组织的力量来放大自我。

力量来着于社会的合作。但是需要某些个体来整合才能搭车有效合作,同时需要指导力量用在正确的方向上。而个体是没有多大力量的。但是如果个体处在关键位置上,就可以操控群体的力量,从而显得个体有力量。

说白了就是,社会需要某些个体来带领群体使大家都得到更多的好处,同时也让这些个体拿到大份。如果这些个体不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利益,也就不要想自己获得更多的利益。

个人努力,聪慧,可以个体创造更多的利益,于是可以交换更多的利益,但是个人力量毕竟是有很低的上限的。只有个人努力和聪慧,可以使得众多的其他个体创造更多的利益,从而从中分得一定比例,个人可以获得的利益的上限才会近乎无限。其上限取决于群体的数量或者影响范围而不再是个体的努力聪慧程度。

教育这个词本身就有潜在的给与的意思。学生成绩好,往往只能说明接受能力强。但是并不能直接证明其输出能力,或者创新领导能力。而后者才是社会真正希望名校所挖掘的。前者充其量在少数科技方向充当学科带头人。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多方面需求。

所以说,教育可以使人达标,但是无法使人优秀。因为教育本身的给与性就更切合前者而不是后者。因而教育可以使得个人摆脱贫穷,进入小康中产,可以使得国家从农牧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因为教育可以大大提高大量个人的个体能力,从而创造出更多的利益财富。但是这个增长是和个体能力努力的增长成正比的,有很有限的范围的。或者说个体是提高了,但是个体之间的差异依然是有限的。教育只是提高了现代社会的入门标准。如果想混得风生水起,关键不在于绝对标准,而在于相对标准。而相对标准就不是教育所能达到的。千万年来,没有人能够照方抓药做到这一点。

举例而言。一个MIT的电脑博士,如果只做专业工作,他能创造,分享的财富都是个体劳动。而一个艾娃大学的电脑学士,成就肯定远不如。但是有多远,十倍,五倍?基本上也还是在一个数量级。但是对上一个开电脑公司但是从来没学过电脑专业的普通本科生甚至高中生呢?差距可以是百倍千倍万倍。同样道理,一个医生对上一个卖药的呢?或者一个能够影响医保结果的政客呢?

所以,成绩只是达标,能不能把握位置才是关键。一些高官显贵的后代,或者一些穷困潦倒的后代,成绩差很多,但是就是能进藤。这其实是非常正确的聪明的。当然如果只是这些人能进,那么或者成了封建时代,或者成了文革时代,都不行。同样如果只是成绩好的人能进,也不过是科举时代,也不行。必须各种比例都有些。因为有很多领导位置,背景就是比成绩更有绝对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