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皮皮蝦:【硅谷新风俗:吃露馅包子爬藤校】
 
(一)
硅谷人才集中,华人精英和印度精英又互相看不对眼。不过有一样很相同,就是都对常青藤名校有很深的情结。据说你最讨厌的人往往和你有相似之处,华人最气的就是有些印度人家的孩子更藤。
 
不争包子争口气。最近,硅谷华人时兴在十二月藤校早期录取发榜日前大拜特拜,祈祷上帝、佛祖、太上老君、老天爷等各大神灵保佑,左拜右拜上拜下拜,赐福心想事成(不知为何就是不拜安拉)。
 
 
其实如果与印度人别苗头,应该也不要烧香拜佛才对(那是人家的神),最好再在肚子上盖个章(印肚),就象参加活动时validate一下停车。
 
 
有好事者传言,要想孩子金榜题名,应在发榜日前的晚饭吃漏馅肉包。如果孩子还小,就要在每年的十二月八号这天的晚饭吃漏馅包子,直到孩子高中了心仪的学校。
 
民谚云:"每年公历腊月八,露馅包子喂饱娃"。此包子名叫“开口笑”,寓意喜笑开怀,又寓意肚中有料,展露才华。
 
 
这成为了硅谷的新风俗。心诚则灵,大家要早做准备啊!有位妈妈问:能否买个大肉包,上面剪掉一点,肉馅就出来了,代替一下。那当然可以。还有位妈妈说,她老公只会做这样的包子,而且上面的漏馅越做越大。还有人说,如果接下来的几天有报藤喜的人说吃了露馅的包子,就立马去买包子捅个洞把馅露出来给娃吃。
 
 
有位妈妈听了本虾传经,感动地热泪盈眶,紧紧握着本虾的手,好象马上要深鞠一躬,就差要叫本虾救命恩人了。俄尔忽听本虾说还告诉了别人,立刻止住泪正色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大嘴巴?什么事都要告诉别人!
 
其实最灵验还是要吃正宗的成都包法,据说苹果公司所在地古柏听波(Cupertino)的Kikusushi (菊日本料理)有卖这种露馅包子,而且不轻易出货,还限量,以至于十二月八号这天大排长龙,造成交通堵塞,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有个警察不明则厉,立马电话招唤夫人也加入了排队的人群中)
 
 
听说还有远在州府三颗馒头(Sacramento)的人也不吃馒头了,清早出发赶路专程来"请"包子回家的(注意,可不能用"买"字)。更不用说来自新兴好学区山若梦(San Ramon)的了。不过上海人把包子叫馒头、把面条叫点心,有点象斯坦福,总是要和其它藤校闹不一样。为了表示诚心,远道来的包迷们都不拼车不团购,请了假亲力亲为。突然觉得住在南湾很幸运啊!
 
这家店的老板虫二也始料不及,被跟前的局面吓到了,很奇怪有这么多人要买包子。
 
虫二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文科留学生,喜欢美食,钻研烹饪多年,经常向大师学艺,也每每被请去包厨做私人宴席。虫二现在的网名又改为吃主儿了,其实原来的名字很有文化,它来自乾隆爷的手书,不信你到杭州西湖湖心亭就会看到石碑上的御刻"虫二"二字
 
 
这其实是个暗语或哑谜,意思是"風月无边"。注意我在这里的"風"字用了繁体字,为什么呐?因为風月二字去掉外边的框架后就剩下虫字和二字了,不但形容了风光美好宜人、无边无际的舒适感觉,而且展示了中华文化的博雅深厚,更不要说还暗合了"书中自有颜如玉"的风流。怪不然好事者要说吃虫二店里的包子会中举呢,有哪家餐厅的厨子有这文化底蕴?
 
(二)
这个好事者就是本虾!
 
先申明一下,以上所言交通堵塞等等全是虾扯(算是寓言吧),逗你玩呢。不过,我猜许多人宁可信其有,反正没啥坏处,就吃一顿包子求喜吧,doesn't hurt!也算在海外赶了庆丰包子的时髦。
 
最好笑的是,明明本虾把这事当成笑话讲给女儿听,她也知道是本虾瞎编的,居然一定要本虾给她吃一顿露馅包子,否则,"以后永远会觉得就是因为没吃它坏事了"。在本虾劝说过程中,女儿还流下了清亮的泪水。本虾简直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设了这个局把自己装进去了,用英语说就是"paint myself to the corner"了。后来本虾哄道,你不是想gap year一年吗?吃了包子,就不能实现了。这才把她降服了。
 
 
已经有聪明人"严重怀疑皮同学是庆丰包子铺卧底"(一笑),"计大虾这两天要转行了"(二笑),问我提成多少(三笑)。
 
叫一声二奶奶,听我表一表,皮虾我一分也不要。你要细思量,这事有蹊跷,包子它为什么开口笑?
 
好了,本虾招认吧。这虫二是本虾好友,本虾去年有篇被热传的文章《硅谷的血月》里曾提到他。本来没想帮他做广告,就是看大家被藤缠得很心累,想恶做剧一下,没想到灵机一动,就把虫二拉进剧情了。他现在还不知情呢。
 
上个月,虫二叫本虾去他那里取香肠,他做的香肠远近闻名,本虾还没吃过,当然欣然前往。不过本虾心有歉意,就拿了一些新鲜的树上刚摘下的红枣送他。
 
其实这红枣也是别人送的,踫巧发生在本虾生日那天,不过送的人并不知道那天是本虾生日。说起来,这事也很有意思。
 
生日前一天,居然有热心读者提醒本虾:该抢先向同天生日的海归朋友祝福了。这位读友真算铁粉了,居然记得本虾去年生日的文章提到吾两人总是比赛谁先祝福对方生日,而且该读友还居然不忘按时提醒。其实这位同月同日生的朋友刚好最近来硅谷,与本虾相约生日那天见面。正好本虾假多不用会作废,就请了一天假,除休息办杂事外,就与这位朋友一起去喝咖啡。本来按星巴克的规定,我们两人生日都可免费,最后也没这样做。
 
这位朋友的侄女现在一所藤校读书,最近在华人圏爆得大名,出版了英文畅销科幻小说(忘了问他,侄女是否正巧录取前吃了露馅包子?)。不过朋友与我谈的更多的是本虾的写作,当年他和本虾只是专业上的互动,显然他也没想到本虾在这方面的发展。
喝完咖啡,两人各作鸟兽散。本虾路过一户门前有枣树的人家,不料想被叫住了,原来是本虾的读友。聊天之余,对方硬从家里拿出一袋红枣送我。当时光顾了说话,推辞不掉就从命了。回到家一看,才意识到摘这么多红枣,人家一定费了不少功夫吧。
 
这次去见虫二,本虾就借花献佛了,当然自己也留了一些。进得餐馆,前台小姐问找谁,本虾竞一时无语凝噎(无语是有的,没有凝噎啦),才意识到本虾既不知道虫二的中文名,也不知道他的英文名,端的呆若木鸡。这也是工业革命4.0的超现实现象吧,网上这么熟的朋友,居然连最起码的信息都忽略不计了。想想也是,人与人的交往,重点在人,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在网上就是个ID。那位送我红枣的朋友,我也叫不出他的名字来,奇怪不?
 
问题还是要回答的,本虾稍作镇定,回道:找你们老板。对方笑曰:我们有两位老板,您找哪位?哎呀!这可怎么回答?没有头绪呀,好象比爬藤还难啊!
 
好在虫二及时出现了,于是拿到香肠后,两人又站在餐馆外,虫二一边抽烟一边与本虾聊天,内容广泛有趣。
 
虫二阅历丰富,又很有个人独到思考,本虾十分受益。这又可以是一篇有趣的文章了,在此仅略提一处:与吾辈众多在美华人的观点不同,虫二认为,美国教育中一味正面鼓励却缺乏严厉批评的文化,使得白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差。他断言如果美国有文化大革命,会有一半的人受不了这种严酷而自杀!当然本虾心想,以美国这套制度,文化大革命是决不会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这不是本虾独自的观点,是刘宾雁的原话。
 
 
最让本虾吃惊的是,虫二爆料,前几年本市高中生发生了一些不幸事件,有一本虾也认识的美女作家,居然非常迷信,多次到警察局去,劝说他们在某高中前的一棵大树前,屠宰一只山鸡,将血洒在树根处,当可转运。这种山鸡之谈当然不被采用,不说洋警不会相信这种东方玄学,就是从动物保护的角度也断断使不得。那为啥她自个不去杀鸡敬树呢?因为那不是政府行为,没被认证呢。
 
虫二叮嘱,香肠要挂在院中风干,会更有风味。本虾懒,没有遵行。感恩节那天,本虾全家去我哥哥家吃饭,带了些香肠去。虽然是没风干,仍然口味上佳,大家评价很好。席间有亲友羡慕嫉妒恨,说为什么人家不送她好吃的。我哥哥笑道,这种情况要双方都得是名人才会发生的。本虾一惊,什么时候本人身份变了?
 
忽然忘了求证,我哥哥家的孩子也上了名校,他们事前吃了露馅包子没有?我哥哥本人也上了头号国藤,不记得他考前吃没吃露馅包子,只记得高考头天晚上,邻居大妈到我家说了一晚上话,特别影响他的复习。当时家中只有拥挤的两间小平房,隔音很差,而我爸爸也不好意思劝离客人。想想可以理解,这位大妈因为父亲是国民党旧官僚而长期受压,但那天突然喜获政府重视被列入政协委员,抑制不住内心狂喜,一定要找人说道说道。
 
本虾本人也算上了国内排名忽三忽五的国藤,但高考第一天自行车在烈日下轮胎晒曝,晚上推车回来四处找修车匠未果,接下来的考试不得不走远路(考场不在本校)。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没吃露馅包子吧?否则应该上排名前二的国藤才对。看来女儿是对的,说什么我得给她弄点露馅包子吃,不然本虾可能会在悔恨交加中度过余生,那可亏大了!
 
 
附:今年名校早期录取放榜日期:
12月9号,UPenn, Williams;
12月12号,哥伦比亚大学;
12月13 号,哈佛;
12月14号,布朗,达特茅斯,杜克;
12月15号,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卡内基梅隆。
 
2016.12.13

注:图片来自网络或网友。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