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的困惑, 快乐和竞争是对立的吗

我朋友带女儿今年夏天来我们这里。 

她一个女儿, 比我大女儿大一岁, 两个人去了同一个夏令营。

朋友女儿非常成熟, 我很快就发现她很懂得人情世故, 但毕竟是孩子, 有时候太注重表现,有点过。 比如大人在的时候, 她总是在主动表现自己, 目的是让大人给她最多得肯定和注意, 而且一定要胜过其他孩子, 有的时候甚至在大人面前贬损其他孩子。 也就是说, 她对大人的兴趣远远超过对同龄孩子的兴趣。 

这一点让我很奇怪, 我女儿基本完全相反。 

因为我比较注意在孩子间搞平衡, 尽量不要显示对谁好谁坏, 她讨好我几次后, 可能感到了迷惑。 后来我带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 她显得落落寡欢, 完全不像其他孩子一样玩得自然尽性。

这次夏令营最后有一个表演, 我女儿只得到三句台词, 她有一段很长得独白和表演。 

我对此有点介意, 很想问一问我女儿为什么她没有分到什么台词, 但是看她那么认真快乐, 我又不想拿大人的标准来破坏她的快乐。 

演完了, 看到我朋友在和她女儿激烈地对话, 双方都很激动。 后来朋友女儿还有点哭的样子。 过后, 我叫女儿去安慰她, 回来女儿说她妈妈认为她没有拿到最重要的角色, 很不高兴, 认为她没有注意讨好夏令营的老师。 

我也困惑了。 

也许对某些人而言, 快乐是一定要在竞争中获胜?(我相信人们对胜利者总是更nice)

我那个傻傻的女儿倒是一直很快活, 她感觉不到不公, 也感觉不到别人的不友善, 对权威(老师, 大人)从来不在意。她有很多朋友, 到那里都是一帮人围住, 今天夏令营结束, 有好几个过来和她拥抱, 抱好久,说miss 她。

她属于平庸而受欢迎型。 有点颠覆我们都以为人要出色出众才能popular。

我想到了一点哲学的问题, 人的存在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为最高目的, 人们在社会中的努力, 都是为了得到外来的正面反馈, 而肯定自己的存在和价值。但人也有很重要的基本需要, 比如归属和被爱, 这一层如果满足不了, 人的心理是很难过的。 我活到今天, 对人那种能够自然感受和形成的快乐, 特别珍视。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push孩子的原因。  

我朋友带女儿今年夏天来我们这里。 

她一个女儿, 比我大女儿大一岁, 两个人去了同一个夏令营。

朋友女儿非常成熟, 我很快就发现她很懂得人情世故, 但毕竟是孩子, 有时候太注重表现,有点过。 比如大人在的时候, 她总是在主动表现自己, 目的是让大人给她最多得肯定和注意, 而且一定要胜过其他孩子, 有的时候甚至在大人面前贬损其他孩子。 也就是说, 她对大人的兴趣远远超过对同龄孩子的兴趣。 

这一点让我很奇怪, 我女儿基本完全相反。 

因为我比较注意在孩子间搞平衡, 尽量不要显示对谁好谁坏, 她讨好我几次后, 可能感到了迷惑。 后来我带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 她显得落落寡欢, 完全不像其他孩子一样玩得自然尽性。

这次夏令营最后有一个表演, 我女儿只得到三句台词, 她有一段很长得独白和表演。 

我对此有点介意, 很想问一问我女儿为什么她没有分到什么台词, 但是看她那么认真快乐, 我又不想拿大人的标准来破坏她的快乐。 

演完了, 看到我朋友在和她女儿激烈地对话, 双方都很激动。 后来朋友女儿还有点哭的样子。 过后, 我叫女儿去安慰她, 回来女儿说她妈妈认为她没有拿到最重要的角色, 很不高兴, 认为她没有注意讨好夏令营的老师。 

我也困惑了。 

也许对某些人而言, 快乐是一定要在竞争中获胜?(我相信人们对胜利者总是更nice)

我那个傻傻的女儿倒是一直很快活, 她感觉不到不公, 也感觉不到别人的不友善, 对权威(老师, 大人)从来不在意。她有很多朋友, 到那里都是一帮人围住, 今天夏令营结束, 有好几个过来和她拥抱, 抱好久,说miss 她。

她属于平庸而受欢迎型。 有点颠覆我们都以为人要出色出众才能popular。

我想到了一点哲学的问题, 人的存在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为最高目的, 人们在社会中的努力, 都是为了得到外来的正面反馈, 而肯定自己的存在和价值。但人也有很重要的基本需要, 比如归属和被爱, 这一层如果满足不了, 人的心理是很难过的。 我活到今天, 对人那种能够自然感受和形成的快乐, 特别珍视。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push孩子的原因。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