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小孩儿之 – 那些错失了的机会
这个月在教会教幼儿园的孩子,上个月我在这个班做帮手,事先熟悉孩子的状况。
记忆力是真差啊,差到让我无地自容,一个月过去,我还是没有记下班级15个孩子的名字,经常还把Mark和Jacob搞混,我一说错名字小家伙就很不高兴。
这次我特意把跟我一起在BSF服事的姐妹请来给我当帮手。她女儿二年级,她自己教孩子很有经验,我请她帮忙主要是学习如何教小孩子服事。
都做什么呢?一个小朋友倒水,两个小朋友合作给小朋友们分饼干,另外一个小朋友拿洗手液,负责全班小朋友手都是干净的。
不要小看这些事哦,弄不好就有人哭鼻子的。
每个小孩儿都乐意帮忙,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教责任感最好的时机了,都爱干活,干不好,但干劲特别足。没被派到活儿的孩子就会不乐意:“为什么不让我帮忙?为什么?为什么?”
老师得特别宣布,因为每次只需要几个人,大家轮流。
有一个孩子不乐意地说,我很少来上课,我一定要帮忙!于是给他派了活儿,他高兴地做了。
Mark倒水,因为掌握不好力度,把一杯水倒洒了。我清清桌子,让他继续倒,不能因为做不好就不做。
这个年龄的孩子,是培养服事习惯的最佳机会。
爱做,因此很有成就感,教他们说吃过点心后要把东西放到垃圾桶里,把桌面整理干净,孩子们乖乖地都做了。
我想,在学校里,很多老师都是这样教的。
但回头想想我儿子小时候,我是否特别注意培养孩子这方面的习惯,答案是没有。很多事情都帮孩子做了,因为心疼孩子。
现在我对自己心疼孩子的想法觉得很奇怪,有啥好心疼的,不就是端个东西,倒个水收拾收拾吗?累不死也忙不死,勤劳一点多好啊。
可是,我教别人的孩子可以很容易做到,而管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却忽略了这方面,并且是故意忽略。
故意忽略的原因是我自己小时候做太多事了。那时候父母都忙,没时间管孩子,我们几个小不点点就学着做饭炒菜洗衣服,小学三四年级就会给一家人做饭了。那会儿最不乐意洗碗,嫌油腻,我都是跟妹妹石头剪子布看谁输谁做,实在逃不过去,干脆给她两分钱贿赂她。
两分钱可以买4块水果糖,妹妹很喜欢吃糖,为了糖,还是肯洗碗的。
也许就是小时候做多了吧,我在培养孩子做家事方面极为欠缺,好像一让他做事就是让小时候的自己做事一样,儿子都快18岁了,我才恍然大悟在这方面的欠缺,这悟得也实在太晚了!
儿子到现在只会做蛋炒饭,墨西哥卷饼夹肉和菜,煮方便面什么的,不会切菜,不会炒菜。他马上要上大学,学校宿舍不允许开火,否则我真担心他会饿死在大学。
如果,儿子很小的时候,我没这些什么童年这个不开心那个不高兴的阴影呢,如果我是一个健康无比无忧无虑啥都无所谓的超级无敌铁金刚呢?那我得把孩子教的多好啊,啊,啊!
可是人生不可以回头,我只能一步一步在养孩子的过程里不停地调整自己,慢慢进步。
如今我马上要空巢啦!空巢的妈妈要做什么呢?就去教会教孩子过瘾啦!这两三年过去,我在教小小孩儿的过程里不停反思过去养孩子的种种缺失之处,回家跟儿子分享,儿子津津有味地听我讲那些小孩儿的趣事,我希望,这些反思可以让我未来做个好奶奶,给孙儿们多带来些福气。
小孩子多可爱啊,幼儿园那些个小宝贝儿,不少都爱帮忙。个别小孩很难融入群体,我得多花不少时间专门跟他们建立关系,拉着小手教这个教那个。
有个小女孩儿,平时很少跟人有眼神交流,跟她说话她总是不听。她最爱做的事是跟虫子玩儿,来上课也带着装虫子的小杯子来,我们都不管她,让她跟虫子玩儿。她最听话的时候就是去室外活动时,在走廊里我让她不可以跑,只可以走,否则不让出去,她每次都小心翼翼一小步一小步走,生怕快了一点点就被剥夺出去玩的机会了。
她总是要伸出小手让我拉着她,下课之后看到我也会笑,让给个拥抱就给个拥抱。
她不听话,精力不集中,但谁对她好,她很知道,她只跟对她好的人亲近。
小孩子有着象动物一样的本能,谁心里跟她近,她就跟谁好。而且只有跟她关系好了,大人才能施加影响力。
小小孩儿如是。
大孩子也如是。
跟孩子亲,亲之后给孩子设立合适的疆界,让他们在疆界里,他们才有安全感,才会健康长大,才会有所谓真正的“听话”。
这方面我对儿子做的还好,儿子自小到大跟我都亲,现在是跟我最好的时候,我每天都要求一个抱抱,儿子很快乐地抱着妈妈,珍惜他上大学之前最后的几个月时光。
所以,即使错失了一些,也因为母子关系一直很亲密损失也没有那么大了。
但如果孩子还小,一定自小培养孩子动手能力和养成服事的好习惯,这个比弹多少曲子要重要得多了。
教小孩子多好啊,我盼望所有父母,都找机会在教会教教孩子,可以在最短的时间积累育儿实地经验,事半而功倍,绝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