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豪华”经典 美国著名高校之十五

美国著名高校之十五

用一个词来形容哈佛,那就是“豪华”。哈佛庭院红的墙,长青的藤,绿茵的草地。查尔斯河上荡漾的船桨,和扬起的风帆。都是经典的画面。

同样华丽的是她那富丽丰腴的历史。建立于1636年的哈佛是美洲土地上最早的大学。她保有多个美国高等教育之最。她培养的美国总统最多,她的获得诺贝尔奖的校友最多,她的基金最充沛,她产出了最多的亿万富翁。

因为是北美土地上的第一所大学,哈佛总是被拿来作为评比的基准。也使得其他学校的建立和发展更轻易的找到楷模。这是说后来者从先行者处获得的实惠。1693年,北美第二所学府威廉·玛丽学院诞生;1701年,耶鲁学院(耶鲁大学的第一所学院)成立。这两所学院的出现,使哈佛学院有了伙伴和竞争的对手;受英国古老大学传统影响较深的哈佛学院,面临着强有力的挑战。因为有了耶鲁以及其他美国高校的竞争,哈佛才得以不断的成长,进而超越她所效仿的英国的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

创建初的一个半世纪的哈佛学院以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两所大学为模式,以培养牧师、律师和官员为目标,注重人文学科,学生不能自由选择课程。

1727年,为顺应北美产业革命的势头兴起、新兴的工商业对应用科学的需求,哈佛学院设立了数学和自然科学的教授职位。数学和自然科学开设后,哈佛学院还置备了一批科学仪器和设备,教授们用实验的方法,向学生讲授天文、物理和化学知识;在数学领域内,设立了测量术和航海术等技术学科。

19世纪初,高等教育课程改革的号角在哈佛吹响了,崇尚“学术自由”和“讲学自由”。1829年,昆西(J·Quincy)出任哈佛大学校长,他大刀阔斧、极力扭转哈佛大学的方向,大力提倡重视理科教学。他任职的16年期间(1829~1845年),在哈佛大学办起了理学院,建立了一座天文台。18世纪和19世纪,随着哈佛大学的发展,学校课程内容范围扩大、重心切换,自然科学受到了极大重视。几乎在同期,1828年,在杰里迈亚·戴校长的领导下,耶鲁发表了著名的《》。这也就揭示两个顶尖大学的不同发展方向。

哈佛的学术疆界越来越广阔,哈佛大学的课程改革也没有停滞不前,他们研究并确认在普通教育中哪些课程是核心课程,或称基础课程。他们认为,不论学习任何专业,都必须有深厚的基础知识,并要求学生在知识广度方面对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三个领域有概括的基本的理解。

哈佛与其紧邻的MIT在如何对待她们的学生上也是大大不同。MIT的教育像是对精钢的淬炼和锻造。哈佛却是为种子提供生长的土壤和滋养。不像“MIT的学习那样从高压的消防水龙饮水”,哈佛的教育哲学却是“置于水池中放任浮沉”。不能尽快适应,学会游泳的就会沉下去。“哈佛母亲从不溺爱(Mother Harvard does not coddle her young)”,难怪有学生抱怨哈佛的本科生相对于科研和职业研究生是二等公民。另一种说法更确切些,“在哈佛你能毫无限制的与教授们接触,交流,关键是你要主动”。

MIT要培养她的学生不断接受挑战的能力,从而形成高压的环境。哈佛则充分相信她的学生的才能(另一方面,哈佛的评分相对宽松,“分数贬值”也许是哈佛对自己的学生自信的表现。与之相反,同时常青藤三巨头之一的普林斯顿则是反对“分数贬值”的旗手),哈佛认为学校的任务就是为学生提供探索,发展的机会和设施,图书馆,讲堂,实验室,知名教授,各种资源。单是为低年级学生开设的第一门大学数学课就有Math 1 (Beginning of Calculus,为没休过AP Calculus的学生而开),Math 19(Multivariable Calculus),Math 21 (Second Year Calculus),Math 23 (Intensive),Math 25(Honors Multivariable Calculus and Linear Algebra),Math 55(Honors Advanced Calculus and Linear Algebra,Math 55a/Honors Abstract Algebra,Math 55b/Honors Real and Complex Analysis)。它们的难度各自不同。后面的3门更是强化课程。Math 55 被称为美国最难的大学课程。它用两学期(两门课)的时间来讲授四学期(4门课)的内容,在基础课程中引入高年级现代数学概念(例如,群,环,域,测度,拓扑,赋范空间,复变函数,流形上的微积分),是为顶尖数学天才而设的。

哈佛学院的使命是为社会教化公民及公民领袖,这种教育是通过承担文理教育的转化力来实现的。“要与柏拉图为友,要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的校训让人们联想到那个坐在校园一角,手托胡腮,陷于深思的哲人(流传于理工院校间的一个善意玩笑)。

有人说哈佛录取了最多的顶尖全才(Well-round)学生,或者说哈佛有一个顶尖的多才多艺,全面发展的学生团体。从他们中间走出了一大批知名的学术创始人、世界级的学术带头人、文学家、思想家,也有人成为企业家,名医,大律师,大法官,政治家,外交家,美国总统。还有那两位(MS,FB)久负盛名的辍学生。这样的阵容能说不“豪华”吗!

 

 

 

美国著名高校之十五

用一个词来形容哈佛,那就是“豪华”。哈佛庭院红的墙,长青的藤,绿茵的草地。查尔斯河上荡漾的船桨,和扬起的风帆。都是经典的画面。

同样华丽的是她那富丽丰腴的历史。建立于1636年的哈佛是美洲土地上最早的大学。她保有多个美国高等教育之最。她培养的美国总统最多,她的获得诺贝尔奖的校友最多,她的基金最充沛,她产出了最多的亿万富翁。

因为是北美土地上的第一所大学,哈佛总是被拿来作为评比的基准。也使得其他学校的建立和发展更轻易的找到楷模。这是说后来者从先行者处获得的实惠。1693年,北美第二所学府威廉·玛丽学院诞生;1701年,耶鲁学院(耶鲁大学的第一所学院)成立。这两所学院的出现,使哈佛学院有了伙伴和竞争的对手;受英国古老大学传统影响较深的哈佛学院,面临着强有力的挑战。因为有了耶鲁以及其他美国高校的竞争,哈佛才得以不断的成长,进而超越她所效仿的英国的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

创建初的一个半世纪的哈佛学院以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两所大学为模式,以培养牧师、律师和官员为目标,注重人文学科,学生不能自由选择课程。

1727年,为顺应北美产业革命的势头兴起、新兴的工商业对应用科学的需求,哈佛学院设立了数学和自然科学的教授职位。数学和自然科学开设后,哈佛学院还置备了一批科学仪器和设备,教授们用实验的方法,向学生讲授天文、物理和化学知识;在数学领域内,设立了测量术和航海术等技术学科。

19世纪初,高等教育课程改革的号角在哈佛吹响了,崇尚“学术自由”和“讲学自由”。1829年,昆西(J·Quincy)出任哈佛大学校长,他大刀阔斧、极力扭转哈佛大学的方向,大力提倡重视理科教学。他任职的16年期间(1829~1845年),在哈佛大学办起了理学院,建立了一座天文台。18世纪和19世纪,随着哈佛大学的发展,学校课程内容范围扩大、重心切换,自然科学受到了极大重视。几乎在同期,1828年,在杰里迈亚·戴校长的领导下,耶鲁发表了著名的《》。这也就揭示两个顶尖大学的不同发展方向。

哈佛的学术疆界越来越广阔,哈佛大学的课程改革也没有停滞不前,他们研究并确认在普通教育中哪些课程是核心课程,或称基础课程。他们认为,不论学习任何专业,都必须有深厚的基础知识,并要求学生在知识广度方面对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三个领域有概括的基本的理解。

哈佛与其紧邻的MIT在如何对待她们的学生上也是大大不同。MIT的教育像是对精钢的淬炼和锻造。哈佛却是为种子提供生长的土壤和滋养。不像“MIT的学习那样从高压的消防水龙饮水”,哈佛的教育哲学却是“置于水池中放任浮沉”。不能尽快适应,学会游泳的就会沉下去。“哈佛母亲从不溺爱(Mother Harvard does not coddle her young)”,难怪有学生抱怨哈佛的本科生相对于科研和职业研究生是二等公民。另一种说法更确切些,“在哈佛你能毫无限制的与教授们接触,交流,关键是你要主动”。

MIT要培养她的学生不断接受挑战的能力,从而形成高压的环境。哈佛则充分相信她的学生的才能(另一方面,哈佛的评分相对宽松,“分数贬值”也许是哈佛对自己的学生自信的表现。与之相反,同时常青藤三巨头之一的普林斯顿则是反对“分数贬值”的旗手),哈佛认为学校的任务就是为学生提供探索,发展的机会和设施,图书馆,讲堂,实验室,知名教授,各种资源。单是为低年级学生开设的第一门大学数学课就有Math 1 (Beginning of Calculus,为没休过AP Calculus的学生而开),Math 19(Multivariable Calculus),Math 21 (Second Year Calculus),Math 23 (Intensive),Math 25(Honors Multivariable Calculus and Linear Algebra),Math 55(Honors Advanced Calculus and Linear Algebra,Math 55a/Honors Abstract Algebra,Math 55b/Honors Real and Complex Analysis)。它们的难度各自不同。后面的3门更是强化课程。Math 55 被称为美国最难的大学课程。它用两学期(两门课)的时间来讲授四学期(4门课)的内容,在基础课程中引入高年级现代数学概念(例如,群,环,域,测度,拓扑,赋范空间,复变函数,流形上的微积分),是为顶尖数学天才而设的。

哈佛学院的使命是为社会教化公民及公民领袖,这种教育是通过承担文理教育的转化力来实现的。“要与柏拉图为友,要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的校训让人们联想到那个坐在校园一角,手托胡腮,陷于深思的哲人(流传于理工院校间的一个善意玩笑)。

有人说哈佛录取了最多的顶尖全才(Well-round)学生,或者说哈佛有一个顶尖的多才多艺,全面发展的学生团体。从他们中间走出了一大批知名的学术创始人、世界级的学术带头人、文学家、思想家,也有人成为企业家,名医,大律师,大法官,政治家,外交家,美国总统。还有那两位(MS,FB)久负盛名的辍学生。这样的阵容能说不“豪华”吗!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