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混血儿的教育问题 (一)
Application-experience
关于混血儿的教育问题(一)
 
早就想写一些关于混血儿的教育问题了,可是第一自己常常忙的人仰马翻,第二千言万语不知从何开口,所以在犹豫中半年就过去了,最近终于断断续续的开始抽空下笔。如果有思路不清或者言语不周的地方请多包含。
 
首先说明,我对混血儿和混血儿的父母都没有judge的意思。也许我说的话有些会听着不顺耳,但我绝对没有冒犯谁的企图。(我自己有个12岁的混血儿子,健康聪明省心,不夸张地说是我生活中最大快乐。正因为他,我才对于混血儿童的成长分外关注,真心希望他们都能健康快乐地长大)我本来也不是想和谁辩论什么,只想分享一下自己学到的一点知识和心得。如果你听着逆耳,就跳过这个贴吧。如果你因为racist/sexist的阴暗心理想来说风凉话,更请立刻闭嘴滚蛋。
 
近年来,我们周围的混血儿越来越多,尤其是被称为eurasian的黄白混血儿。但是由于大陆留学生出国潮只是近二十来年才开始,asian-white interracial marriages involving mainland Chinese是近年来才大幅度增加的。所以我们周围的eurasian混血孩子大部分年纪都不大,父母们对于混血儿的unique challenge也没有意识到。
 
岂止是混血儿的父母,整个社会对于黄白混血儿的教育还是都懵懵懂懂的。谁不喜欢eurasian混血儿啊,by default就是聪明漂亮的,dating market上最受欢迎的,代表着progressiveness,代表着种族融合,代表着未来的大同世界。因为Asian大部分是high achieversmodel citizens,没有非裔和拉丁裔的racial baggage,所以eurasian孩子表面看来更是个blessed group
 
但事实绝非如此。很多eurasian youth有非常严重的身份认同问题,并且因为monoracial的父母在这方面无知没有经验,混血孩子们从小没有形成健康强大的自我身份认同,所以大了以后常常会经历父母没有预期到的问题。
 
比较mild的,也是最常见的问题是没有种族归属感。白人那一伙儿凑不进去,纯亚裔那一伙也不能完全融入。能想象那种感觉吗?我以前念书的时候同学里有一个一半新加坡华人一半美国白人血统的男生Kelvin,中文说的算不错了,磕磕巴巴可以交流,总喜欢和我们中国留学生在一起。可是每次他在场,我们都觉得不能尽兴侃大山,有时候一起出去吃饭还故意不带着他。还叫着Kelvin?” “算了吧,他在说话别别扭扭的现在想想,也许自己的儿子就会变成将来的另一个Kelvin
 
混血儿的身份常常身不由已,而是被外界的perception来决定。如果长得像白人多,white passing,就会被社会当作白人对待。如果长得更像黄种人,asian passing,就会被人当作亚洲人对待。还有些长得两个种族特征都有的,就会一辈子没完没了被别人问:你到底是什么人种?你从哪里来的?” 家里有几个孩子的混血家庭,这些孩子因为混出来的效果不同而常常被外人不同对待。
 
因为种族身份的不确定性,混血儿比一般monoracial的人容易因为种族身份而产生心理问题。不是说他们会被社会如何刁难和歧视(再歧视也还是比纯种亚裔受的歧视少些),但是没有anchor没有roots的感觉本身就可以击垮一些脆弱敏感的孩子。
 
混血孩子的相貌也常常被外人评头论足。因为是混血儿,总会有人有意无意地评论他们的长相。我们都知道成人之间不会随便comment on each other’s looks, 可是面对混血儿大家就觉得可以评说一番。眼睛大小啦,头发颜色啦,鼻子高低啦。好像成了一个object,你说烦不烦。因此混血儿都有点obsessed with their own looks,就是因为他们的长相imply not just their looksbut also their identity
 
再说说父母对于种族问题的无知。黄种人和白种人都算是racially insensitive的种族。白种人就不用说了,其实亚洲长大的亚裔也一样。怎么说呢,总体我们在社会里混的都还不错,在歧视链里站的位置还是比较高的。另外我们从小在单一种族的环境里长大,racial identity强大稳固,而且小时候也没经历过种族问题。无非是出国了才慢慢悟了一些。
 
在黄白混血的家庭里,一般典型父母的心理是这样的:白的一方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被歧视,所以觉得世上本无事(正是所谓的white previlege);黄的一方觉得虽然自己有被歧视的经历,但孩子是 half white,肯定会被社会善待。再想想连自己纯亚裔的都混过来了,自己漂亮聪明的混血孩子怎么会受气呢?
 
可是世界不是这样的。无论你自己心里觉得自己是什么,外人总是按照他们眼中的你来对待你。这种internal identityexternal identity的矛盾,会给很多混血孩子造成困扰。
 
我认识这么多混血儿,真正white passing 的还一个都没见到过。(也许费翔算white passing?) 最坏的可能性是如果一个混血儿是被当成白种人的身份养大的,而且小时候因为跟着白人一方的父母习惯了“white previlege by proxy” ,长大之后突然发现社会并不把他/她当白人看待,那种落差感是很可怕的。
 
黑人虽然总体上在歧视链的最底层,但是他们一般racial identity都很强大。黑白混血儿一生下来,基本上就被父母当纯黑人养大,尤其是黑人那一方的parent,会有根孩子“have that talk about race”的传统。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们从小就expect the worst treatment,反而不会太失落了。(我不是说黑人混的比eurasian好啊,事实上eurasian大部分都混的很不错,而黑人的处境大家也心知肚明。我只是想说明在种族身份认同的问题上,mixed black youth常常是less confused than mixed asian youth
 
我们纯亚裔也一样啊。几乎从来没有经历过doubt自己ethnicity的时候。我从中国来,祖祖辈辈都是中国人,the whole package。即使对中国心情复杂,爱恨交织,甚至于因为各种原因逃离,但是心里对在西方世界混的各种种族潜规则是明白的。知道自己什么地方会被人为难,也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心里有偷偷的骄傲感。
 
我们的混血孩子就不是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