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求诸己与放眼世界

自文艺复兴以来,人文精神形成对教廷的压倒颠覆之势,个体光辉开始极大闪耀。在启蒙的时代里(Age of Enlightenment),自我的修养和要求也有到过极端,这点无论文明发展道路若何,都有一个理性与情感之争,天理与人欲之争。反求诸己,一般是以逻辑的理性的力量来约束和限制感性的混乱的无序的自我状态。

最极端时,便是只要有完备逻辑,则宇宙未来大可预测,若人生全由充分理性规划实施,便定会成功幸福。

第一条在量子力学出现之后,已经开始动摇。

第二条也在代代人物的实践当中证明不可行,领袖精英不管有无天纵之才,成功却万不可复制,幸福更是不可了。

看丰子恺的漫画,有《似虐之爱》与《似爱之虐》诸幅甚是有趣。特意寻来与诸君共赏。

丰先生是中国20世纪极有趣味一人,今人大多知道他漫画成就,却不知他于文学艺术音乐宗教都有造诣,且自成一家。

病了便要打针,小儿不可给太多食物使之失去节制。

这两条怕是直到如今还被很多中国父母视作天经地义。

20世纪,启蒙思想实在已在欧美经受过浪漫主义的猛烈抨击,并且浪漫主义大师也一早留下无数杰作传世。第一、二次工业革命也已洗礼社会,人们思考方式早已另上层楼。只是东亚这边,前浪还未登上沙滩,理性光辉还未完成它之照耀。

以今人观点,生病却并非要打针,有时只是静候抗体生长,辅以物理治疗。小儿仍需适时给他必要满足,大了心中方不贫瘠。

以当时丰先生所处之中国日本(丰先生与日本渊源倒深,有兴趣的可去寻他的书来读),理性旗帜确实仍需压倒性飘扬一段时日,在反求诸己的过程中,爱与虐的分野确实可以如此简单明了,且于社会宣传教化之功实不可没。

只是如今时代变了,且变动之剧烈颠覆,怕不是所有今人所能想像,更不要说古人。拣选故纸,于先贤经验教训中搜出点点真金以敷今用是个法子。放眼世界,发现时代潮流趋势,以此为基础再做反求诸己功夫,去批判、创造、生发,只怕更是法子。

经验理论,都是前人他人的总结功夫,发现与创造,才是自己心上手上的事。

午饭时间随想随写,书名统记不住,不成个文章样子,给大伙一笑,也是自勉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自文艺复兴以来,人文精神形成对教廷的压倒颠覆之势,个体光辉开始极大闪耀。在启蒙的时代里(Age of Enlightenment),自我的修养和要求也有到过极端,这点无论文明发展道路若何,都有一个理性与情感之争,天理与人欲之争。反求诸己,一般是以逻辑的理性的力量来约束和限制感性的混乱的无序的自我状态。

最极端时,便是只要有完备逻辑,则宇宙未来大可预测,若人生全由充分理性规划实施,便定会成功幸福。

第一条在量子力学出现之后,已经开始动摇。

第二条也在代代人物的实践当中证明不可行,领袖精英不管有无天纵之才,成功却万不可复制,幸福更是不可了。

看丰子恺的漫画,有《似虐之爱》与《似爱之虐》诸幅甚是有趣。特意寻来与诸君共赏。

丰先生是中国20世纪极有趣味一人,今人大多知道他漫画成就,却不知他于文学艺术音乐宗教都有造诣,且自成一家。

病了便要打针,小儿不可给太多食物使之失去节制。

这两条怕是直到如今还被很多中国父母视作天经地义。

20世纪,启蒙思想实在已在欧美经受过浪漫主义的猛烈抨击,并且浪漫主义大师也一早留下无数杰作传世。第一、二次工业革命也已洗礼社会,人们思考方式早已另上层楼。只是东亚这边,前浪还未登上沙滩,理性光辉还未完成它之照耀。

以今人观点,生病却并非要打针,有时只是静候抗体生长,辅以物理治疗。小儿仍需适时给他必要满足,大了心中方不贫瘠。

以当时丰先生所处之中国日本(丰先生与日本渊源倒深,有兴趣的可去寻他的书来读),理性旗帜确实仍需压倒性飘扬一段时日,在反求诸己的过程中,爱与虐的分野确实可以如此简单明了,且于社会宣传教化之功实不可没。

只是如今时代变了,且变动之剧烈颠覆,怕不是所有今人所能想像,更不要说古人。拣选故纸,于先贤经验教训中搜出点点真金以敷今用是个法子。放眼世界,发现时代潮流趋势,以此为基础再做反求诸己功夫,去批判、创造、生发,只怕更是法子。

经验理论,都是前人他人的总结功夫,发现与创造,才是自己心上手上的事。

午饭时间随想随写,书名统记不住,不成个文章样子,给大伙一笑,也是自勉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