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不舍篇 - 就要送他上大学
昨天开始在儿子学校网上商店看床上用品,发了几张照片给他看,问儿子觉得怎么样。
他说妈妈随便买买不好吗?别买成套的,太贵了。
我说一共24件单品,200多,连换洗床单的通通都有了,那里冬天冷,还要买保暖的地毯呢,免得到时候脚冷,这些都不贵,让他不用担心。
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准备一样一样地给备置齐全了。
20多年前我上大学时所有东西都是自己准备的,上学那天拎着一个皮箱坐火车南下,到了宿舍自己注册,铺床,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父母陪着的,同宿舍的有的同学不懂事,还跟父母置气。我怔怔看着别人的热闹场景,背过身偷偷流了几滴眼泪。
那时候我还处在别扭期,妈妈要求来送,被我拒绝,老妈让我带一床厚棉被,我看着花红柳绿的被面嫌不好看,非带那床薄得要透光的绿色稠被子。老妈给做的一条全新的薄棉裤也被我拒绝,当然后果就是冬天我自己冻得透心凉。
现在想想当年多矫情。妈妈分明很爱我,我偏偏拒绝她爱我的方式,然后死死记住她那些对我不好的地方,把自己想象成灰姑娘。
20多年之后,要送儿子上学,我首先想到的第一件事也是要给孩子准备好一点的床上用品。儿子问我妈妈我得多长时间洗一次床单?妈妈你告诉我床单怎么洗?妈妈我到现在就会做蛋炒饭可怎么办?
他连菜也切不好,跟我嬉皮笑脸说艺术家不能切了手,我看着他哭笑不得。小子喜欢吃酸菜炖排骨,可是酸菜要细细切丝多洗几次,排骨也要先飞水慢慢炖了才好吃,他嘴馋了可怎么办呢?还有可乐鸡,红烧肉,这些大肉类的东西他都不会做。
我得给他预备一个小电饭煲,可以做点米饭,还要一个煲汤锅,想吃什么买点乱炖一下就着米饭估计也能解馋。从现在开始我要教他做几样菜了,否则,他会想家里的饭菜的。
要不这次我送他去之前包点饺子给他带过去,让他饿了自己煎锅贴吃?那里中国人少,我甚至怀疑那里没有中国超市,想买饺子是基本不可能的。还有他的房间,里面总要装饰的吧?我得带过去一些东西确定他房间不要太简陋。
本来儿子说我到时候不用送他了,反正他爸爸会跟他一起开车过去。可是我怎么放心得下呢?我总得看看他的宿舍,确定他不缺东西。大一他还有室友,大二开始才一个人一个房间,我上次陪儿子去面试没来得及参观宿舍,这次一定要亲眼看看才放心得下。
儿子只一味担心机票太贵,看我这么不放心,默默地算了一下来回几张机票,也就随我去了。
虽然离他开学还有好几个月,可是我这人中年痴呆,什么事都爱忘,必须得想起一样做好一样,否则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这段日子,我无数次想起妈妈,想起当年我上大学的情景,还好儿子一点也不别扭,我对他的每一分关怀他都接受,我对他的每一分挂念他都知道,比我年轻时候好多了。
还有他就要过18岁生日了,要怎么过我也得细细想想,把他的朋友们都请过来,上大学之前大家一起高兴一下留个纪念。
儿子12岁时,教会一位做青少年事工的长者说过那么一段话:你的孩子18岁的时候,车停在那里,他把所有的东西装上车准备上大学,从那一天起,他再回家就只是客人了,恐怕再没机会全时间在你的家里做孩子,那时候你可会有遗憾?
我记得当年他问完那段话,想象力丰富的我立刻哭得一塌糊涂,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可一定要好好珍惜每一天的日子,等到他18岁时,我不要留任何遗憾。
转眼日月穿梭,他就要18岁,就要离开家,我问自己可有遗憾?答案是有一些,但从儿子12岁到18岁之间我的遗憾很少,他去了自己的梦想大学,跟他喜欢的教授学习,除了生活能力差一些,基本各个方面都准备好了。
我即使心里不舍,也还是安慰的。
但愿这几个月,我可以与他和睦亲密相处到他上大学的那一天。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