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完美的实习得到完美的收获?

为什么实习这么重要呢?为什么工作经验不仅长远而言比文凭更重要,而且立刻在毕业找工作的过程中起到不低于文凭的作用呢?正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很多东西是课本上无法描述的,或者不能描述的,或者描述了学生也体悟不了的。所以必须通过实践或者课外的学习去获得。

比如对规则的理解。纸面上讲高速限速七十,但是实际有人严格执行吗?没有。但是这条规则是否是不存在呢?可以开到九十一百试一试。于是发现,这条规则不仅存在而且被严格执行。只是实际执行中,有一个执行幅度。就是普遍上浮五到十。而且上浮五是常态,不上浮反而是有些危险。当然上浮十也有点擦边。还有,行车途中系好安全带是必须的,但是有些特殊情况下是不是就绝对不可以打开安全带呢?显然极短时间内打开再系上也是常见的。太死板了就会让自己束手束脚。但同时也应当明白系安全带的基本原因,所以在打开安全带的这一会儿,需要加倍地注意驾驶,比如适当减速,拉开和周边车辆的距离等等。而这些应对,在驾驶手册中往往不能详细解释,需要在实际驾驶中体会和教导。其实往往也就是在家长陪练的时候提几句,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完成了。然而如果没有这个解释传承的过程,一味地让学生去体悟这其中的曲折,反而容易误事。首先是耽误时间,其次是可能误导学生成为或者不知变通的死板,或者胆大妄为的反叛。

同样道理,工作实习后没有拿到师傅的推荐信,似乎是不完美的,其实本来是很正常的。本来拿到推荐信应该是毕竟稀少的的确对了脾气做得惊艳的结果。然而现在似乎成了必然的套路和套话。一旦拿不到反而绝对如何挫败,乃至气急败坏。作为学徒来说上点火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是初学乍练。对于家长非得跳脚讨个说法,就有些不知所谓了。其实要个说法本身也没啥,起码知道一下为什么也好下次注意。虽然这个说法也未必多么真实占得住脚。然而有个说法还不依不饶,非要去讨要一个好推荐信,就实在是不懂规矩了。也难怪学生踩了地雷,这家长自己就没弄清楚。说起来,这在老中还真是代代相传,或者代代不传真经。

老中的一大毛病,吃亏无数的是什么?不就是以武犯禁,以文抗法,以技术破坏规矩。总是一副我学习好,我就什么都对;我技术行,都得围着我转的架势。结果去个实习也指手画脚,让人家没胆没资格写推荐信了。怎么说呢,就是一副不捧我就是不尊重我,但是让我捧你尊重你,对不起,你不够格,这么一副态度。结果事吧其实干得不错,可结果就是令人讨厌。说到底就是不遵守规则。因为规则总是对等的。而这些老中总是希望不对等的。梦想着三顾茅庐三分天下的不对等的牛叉。好像这类老中,支持迷住党的居多,反过来支持迷住党的也多数这种老中。比如,饶毅。

其实规则这个东西,你可以不认同,可以设法修改。但是在此之前,它是必然的存在。家长有责任去把这些规则,尤其是很多细节和变化,乃至潜规则,向学生解释清楚,没有好恶只有事实地解释清楚。而这些可以说是比课本知识珍贵的多得多有用的多得多的家传秘方。这并不是说这些规则是永远不会改变,也不可以改变的。恰恰相反,规则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否则也就没有三权鼎立中的司法的存在的必要了。问题在于,在你反对,唾弃,改变这些规则之前,或者在你遵守,盲从,维护这些规则之前,起码你应该先知道和了解这些规则的存在,然后才可能有立场,有应用。否则,两眼一抹黑的社会瞎子。所以家长是启蒙这些的最好的老师,当然实习也是很好的学习了解方式。所以,虽然没有得到推荐信,但是因此开悟,避免成为下一代社盲,其实比拿到推荐信更有价值,更有收获。希望不要被社盲家长给破坏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