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克利,想说爱你不容易,需要太多的勇气

本来也不是目标学校,只因为在申请时多勾了一笔,没想到就多了个选择。所有人都说应该去,那还是去看看吧,找个不去的理由。负面的东西多了点,请砸!

坐上从机场到伯克利的BART,感觉还不错,比纽约地铁强多了,而且从机场到学校也很方便,脑子里开始幻想着未来,计算着从家到学校的时间,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从BART一出来,在DOWNTOWN车站附近转了一下,就被SHOCK了。街友之多,超过了我的想象,他们随地乱扔的衣物、垃圾,招来很多苍蝇。居然还有几只自由自在的狗,随便游荡,无人看管,也让我很奇怪。整体感觉还不如国内的小县城。还是去校园看看吧。

转了一圈,整体感觉乏善可陈,没什么规划,缺乏统一设计,整个校园没有一个主题、主色调,除了几个老楼还有点特色,其余建筑真是太。。。。。。了,绿化也疏于管理,钟塔附近是唯一可算作景点的地方。我们参观过的校园,伯克利是最差的了,和他的名气太不相符了。

又去学生们经常逛的电报大街走了一遭,和在DOWNTOWN的感觉一样脏乱。来之前还是做过一些功课的,古哥地图街景也一寸一寸的走过,可是亲眼见的比网上看到的情景糟糕一百倍,难道街友们也来欢迎未来的新生么?

跟着学校的TOUR参观了图书馆和一两个教学楼,很满意。

但是参观的宿舍,不明白为什么安排看的是三人间,只有两个上下铺,一个杂物架,衣柜,没有一人一个书桌,可供学习的地方就是一个空的下铺的位置,当时只有一个孩子在房间里坐在那儿学习,如果三个人全在就太拥挤了。听说也有新盖的宿舍,条件好,但是比较远也比较贵,2万/学年,没看到。

中午吃饭时校园里很热闹,各种团体摆摊招兵买马宣传,有自言自语演讲的,也有不知道是不是学生的人往你手里塞传单,有些像国内地铁出口。

看了有关伯克利的论坛,讨论最多的就是GRADE,孩子要读的又是最难读的专业之一,自认不是牛娃,估计在里面4年,幸福指数要低很多,算了!

又及:都说伯克利奇人多,怪人多,还真让我们碰上一个。在星巴克排队,和孩子的中文交谈引来旁边坐着的一个不修边幅的白胡子老头,和我们用中文打招呼,出于礼貌,我们也有闲暇,就回应了,之后就听他一遍一遍讲述他的身世经历(他说脑子受过伤,所以近期记忆有损,刚刚说过的事马上就忘了,因此讲了N遍,EMAIL留了N遍)。他说他祖上是俄国和欧洲某国(我忘了),在中国好几个城市教过英文(外教挑选太不严谨了吧),中文是自学的(桌上摆着中文教科书和字典),60 几岁,从来没结过婚,让我们有合适的妇女介绍给他。我想伯克利讲中文的学生很多吧,他每天的生活可能就是坐在咖啡馆里和来往的中国人搭讪,碰上个搭理他的就一遍一遍讲他的身世。

本来也不是目标学校,只因为在申请时多勾了一笔,没想到就多了个选择。所有人都说应该去,那还是去看看吧,找个不去的理由。负面的东西多了点,请砸!

坐上从机场到伯克利的BART,感觉还不错,比纽约地铁强多了,而且从机场到学校也很方便,脑子里开始幻想着未来,计算着从家到学校的时间,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从BART一出来,在DOWNTOWN车站附近转了一下,就被SHOCK了。街友之多,超过了我的想象,他们随地乱扔的衣物、垃圾,招来很多苍蝇。居然还有几只自由自在的狗,随便游荡,无人看管,也让我很奇怪。整体感觉还不如国内的小县城。还是去校园看看吧。

转了一圈,整体感觉乏善可陈,没什么规划,缺乏统一设计,整个校园没有一个主题、主色调,除了几个老楼还有点特色,其余建筑真是太。。。。。。了,绿化也疏于管理,钟塔附近是唯一可算作景点的地方。我们参观过的校园,伯克利是最差的了,和他的名气太不相符了。

又去学生们经常逛的电报大街走了一遭,和在DOWNTOWN的感觉一样脏乱。来之前还是做过一些功课的,古哥地图街景也一寸一寸的走过,可是亲眼见的比网上看到的情景糟糕一百倍,难道街友们也来欢迎未来的新生么?

跟着学校的TOUR参观了图书馆和一两个教学楼,很满意。

但是参观的宿舍,不明白为什么安排看的是三人间,只有两个上下铺,一个杂物架,衣柜,没有一人一个书桌,可供学习的地方就是一个空的下铺的位置,当时只有一个孩子在房间里坐在那儿学习,如果三个人全在就太拥挤了。听说也有新盖的宿舍,条件好,但是比较远也比较贵,2万/学年,没看到。

中午吃饭时校园里很热闹,各种团体摆摊招兵买马宣传,有自言自语演讲的,也有不知道是不是学生的人往你手里塞传单,有些像国内地铁出口。

看了有关伯克利的论坛,讨论最多的就是GRADE,孩子要读的又是最难读的专业之一,自认不是牛娃,估计在里面4年,幸福指数要低很多,算了!

又及:都说伯克利奇人多,怪人多,还真让我们碰上一个。在星巴克排队,和孩子的中文交谈引来旁边坐着的一个不修边幅的白胡子老头,和我们用中文打招呼,出于礼貌,我们也有闲暇,就回应了,之后就听他一遍一遍讲述他的身世经历(他说脑子受过伤,所以近期记忆有损,刚刚说过的事马上就忘了,因此讲了N遍,EMAIL留了N遍)。他说他祖上是俄国和欧洲某国(我忘了),在中国好几个城市教过英文(外教挑选太不严谨了吧),中文是自学的(桌上摆着中文教科书和字典),60 几岁,从来没结过婚,让我们有合适的妇女介绍给他。我想伯克利讲中文的学生很多吧,他每天的生活可能就是坐在咖啡馆里和来往的中国人搭讪,碰上个搭理他的就一遍一遍讲他的身世。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