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读书的人,到底输在哪里?

不读书的人,输掉的也许是整个世界

 

Ann Morgan是一位英国作家,在她检视书架时发现,自己的阅读有很大的盲区,所以她决定挑战一个目标,在一年内,阅读世界上每个国家的一本书。她在TED演讲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不读书的人到底输在哪里,也希望大家从今天开始重新拿起书本,在书里去经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常说看一个人的书架,就能了解到这个人很多事情。那么我的书架是怎么展现我的呢?当几年前我问自己这个问题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教养的、比较与时俱进的人,但我的书架展现的却是另一回事。大部分的书,作者都是英国或北美的,基本没什么其他语言翻译过来的书,在我的阅读里,我发现了这个庞大的文化盲区,我感到十分震惊。

 

当我仔细去想的时候,这着实让我感到羞愧。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英语一定还有很多其他语言的有趣的故事,而我的阅读习惯意味着,我估计永远也不会去接触这一类书。这想起来让人有点伤心,所以我下定决心把自己的阅读范围扩大到世界级的范围。

 

2012年对于英国来说是非常国际化的一年。这一年伦敦举办了奥运会,所以我决定把它作为我的时间框架,去尝试从世界上不同的国家里,选一本书来读,不管是短篇故事集、还是回忆录,所以我这么做了,而且这件事让我非常兴奋。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也就是我在这一过程中学到的一些非凡的东西,和我因此建立的不可思议的人脉关系。

 

但万事开头难。当我整理这个世界不同国家的列表时,我最终采用的是联合国承认的国家列表,加上台湾地区,所以总共有196个名字。然后我解决了如何协调阅读和更新博客之间的关系。即大约每周工作5天,并完成4本书的阅读。随后,我发现我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现实,那就是我甚至可能无法得到每个国家书籍的英文译本。

 

在英国每年出版的文学作品中,只有大约4.5%的书籍是外文译本。在大多数英语国家,这个比例几乎是相同的。在其他很多非英语国家的译著的出版比例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4.5%对刚开始来说虽然还算够,但这个数字并没有告诉你的是大部分的外文译本来自于有强大出版网络的国家,而且这些国家中的许多专业人士也都选择将这些书卖给英语国家的出版商。例如,虽然每年有超过100本的法语书,会译成英文在英国发行,但大部分是来自法国或瑞士这样的国家。另一方面,一些讲法语的非洲国家却甚至很少有机会看一眼。

 

这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实际上有很多国家的书根本进不了英文文学的商业区。对世界上发行语言受众最多的读者来说,这些国家的书籍鲜为人知 。当谈到阅读世界这一做法时,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不知道从何入手。

 

我这一生几乎都在阅读英国和北美的书籍。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搜索寻找、去选择世界上大部分其他地方的作品和我要读的故事。我没办法告诉你,要怎么去搜索斯威士兰的文学作品,我不知道纳米比亚有哪些好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并没有被藏起来—— 我需要坦白的是,我是一个一无所知的文学排外者。那么,我到底要怎么去阅读这个世界呢?

 

 

我不得不寻求帮助。在2011年10月,我注册了我的博客ayearofreadingtheworld.com。然后我发了一条简短的求助。我解释我是谁,我的阅读面有多窄,我问有没有人愿意给我留言,建议我应该去读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哪些书。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对这件事感兴趣,但就在我发了请求后的几个小时内,人们开始联系我。一开始,是朋友和同事,然后就是朋友的朋友,很快,就是陌生人。

 

我在网上留了那条求助之后的第四天,我收到了一条消息,它来自一位在吉隆坡叫Rafidah的女士,她说她很喜欢我这个项目的意义,问她能不能去当地的英文书店,然后帮我选马来语书籍然后发给我?

 

我满腔热情地接受了。几个星期后,包裹来了,里面不是一本,是两本——Rafidah选的一本是马来西亚的书,还有一本来自新加坡的书。打开包裹的那一刻,我都惊呆了,一个远在6000英里之外的陌生人,会如此用心去帮一个她可能永远都见不到面的陌生人。

 

但Rafidah的善良,成了那一年经常可见的。一次又一次,人们不怕麻烦的来帮我,有些人帮我做研究,有些人在假期或出差的时候,专门绕道到书店帮我找书。事实证明,如果你想阅读这个世界,如果你想用开放的心态去与之交流,那么整个世界都会帮你。

 

而对于市面上那些几乎买不到相关英文译本的国家,人们会更努力的帮我。这些书籍的来源经常让我出乎意料。举个例子,我的巴拿马阅读,是来自推特上我和“巴拿马运河”这个账号的对话。是的,巴拿马运河在有推特账号的。当我在推特上发布我这个项目的消息时,它建议说,我可能会想要去读一读一位叫Juan David Morgan的巴拿马作家的作品。

 

我找到了作家的网站,然后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他的西语小说有没有被翻译成英文的。他答复说目前还没有出版,但他确实有一份未出版的英文译文,一本名叫《金马》的小说。他用邮件把译文发给我,允许我成为第一批阅读这本书英文版本的读者。

 

Morgan并不是唯一一个愿意用这种方式和我分享他的作品的作家。从瑞典到帕劳,作家和翻译家给我发来他们自己出版的书籍,还有未被以英文为母语的出版商挑中的,或者是不再有机会发表的,未出版的手稿,这让我有机会一窥某些精彩的世界。

 

比如说,我读了关于南非国王Ngungunhane的书籍,他在19世纪领导反抗葡萄牙人。我也读了土库曼斯坦的里海岸边,那些偏僻村庄的结婚仪式。我还读了科威特版本的《BJ单身日记》,以及安哥拉的一场树上狂欢。

 

在人们想尽办法,帮我去阅读这个世界的例子中,可能最让人惊奇的,出现在我网上求助的最后时期。当时我在找一本书,它来自一个说葡萄牙语的非洲小岛国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

 

花了好几个月,用尽所有我能想到的办法,去找一本从别的国家翻译成英文的书(但都找不到)。我觉得剩下的唯一方式,就是看能不能重新去翻译,我当时也没什么把握不知道是否有人愿意帮我,愿意牺牲他们的时间来为我做这样的事。

 

但是,就在我在推特和脸书上向葡萄牙语使用者发出这个请求的一周之内,愿意参与这个计划的人数,甚至超过我所需要的人数。这其中包括翻译界的领军人物Margaret Jull Costa,她曾翻译过获诺贝尔获奖者Jose Saramago的作品。

 

当我的9位志愿者就位后,我设法找到了一本由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的作家所写的书,此书我可以在网上买到足够多本。这是其中的一本。我给每个志愿者都发了一本。他们各自从这个系列中选几个短故事,并遵守他们的诺言,将译文寄给了我。六个星期之内,我便得到了整本书。

 

在阅读世界这一年中,我不止一次认识到这个事实。那就是我的孤陋寡闻和对自己不足之处的态度,为我赢得了一个很大的机会。

 

说到阅读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作品的经历,我认为它不仅是一个学到新鲜事物,发现一系列新故事的机会,而更是一个将人聚集起来,去推进一个共同的创造性尝试的机会,我自身的局限反倒成了这个项目的优势。

 

那一年我看过的书开拓了我的视野。那些享受阅读的人就能体会,书籍有着强大能力把你带出自我,进入别人的思想。所以,至少有一段时间 你能看到别人眼中的世界。

 

这或许不会是一段好过的经历。尤其是你在读一本文化上与自己的观念大为不同的书 。但它却可能很有启发性。与不熟悉的想法产生碰撞,能帮你更好认识自己的想法,也能帮你告诉自己在你看到这个世界的方式上有哪些盲点。

 

当我回头看我从小到大读过的大多数英文文学,相比世界上其他书籍的丰富程度,这些阅读确实太狭隘了。

 

每翻一页,便长一智,积少成多。我年初列出的国家列表从一些列枯燥充满学术的地名,变成了活生生会呼吸的实体。

 

现在,我并不想说,单靠读一本书就能大致了解一个国家。但积少成多,那一年我读过的故事,它们对这个世界展示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复杂性,让我更有存在感,就好像是这些世界性的故事,以及那些想办法帮我阅读这些书籍的人们,是他们让我变得真实。

 

这些天来,当我看着我的书架的时候,或者在我的电子阅读器上思考这些作品时,它们在诉说着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书籍力量的故事。书能将我们联系在一起,跨越政治、区域、文化、社会和宗教的隔阂。这是一个人们拥有团结一致、协同工作潜能的故事。

 

同时,它也有力的证明了,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由于互联网的出现,让一个陌生人与来自地球另一半素未谋面的另一陌生人,可以比以往更简单的分享一个观点,一个故事,一本书。我希望这是一个在未来许多年里都能看到的一个故事。

 

我也希望会有更多的人可以加入我的阅读行动。如果我们都扩宽我们的阅读,那么就会刺激出版商去翻译更多书籍,我们的思想也会因此变得更加富有。谢谢!

不读书的人,输掉的也许是整个世界

 

Ann Morgan是一位英国作家,在她检视书架时发现,自己的阅读有很大的盲区,所以她决定挑战一个目标,在一年内,阅读世界上每个国家的一本书。她在TED演讲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不读书的人到底输在哪里,也希望大家从今天开始重新拿起书本,在书里去经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常说看一个人的书架,就能了解到这个人很多事情。那么我的书架是怎么展现我的呢?当几年前我问自己这个问题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教养的、比较与时俱进的人,但我的书架展现的却是另一回事。大部分的书,作者都是英国或北美的,基本没什么其他语言翻译过来的书,在我的阅读里,我发现了这个庞大的文化盲区,我感到十分震惊。

 

当我仔细去想的时候,这着实让我感到羞愧。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英语一定还有很多其他语言的有趣的故事,而我的阅读习惯意味着,我估计永远也不会去接触这一类书。这想起来让人有点伤心,所以我下定决心把自己的阅读范围扩大到世界级的范围。

 

2012年对于英国来说是非常国际化的一年。这一年伦敦举办了奥运会,所以我决定把它作为我的时间框架,去尝试从世界上不同的国家里,选一本书来读,不管是短篇故事集、还是回忆录,所以我这么做了,而且这件事让我非常兴奋。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也就是我在这一过程中学到的一些非凡的东西,和我因此建立的不可思议的人脉关系。

 

但万事开头难。当我整理这个世界不同国家的列表时,我最终采用的是联合国承认的国家列表,加上台湾地区,所以总共有196个名字。然后我解决了如何协调阅读和更新博客之间的关系。即大约每周工作5天,并完成4本书的阅读。随后,我发现我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现实,那就是我甚至可能无法得到每个国家书籍的英文译本。

 

在英国每年出版的文学作品中,只有大约4.5%的书籍是外文译本。在大多数英语国家,这个比例几乎是相同的。在其他很多非英语国家的译著的出版比例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4.5%对刚开始来说虽然还算够,但这个数字并没有告诉你的是大部分的外文译本来自于有强大出版网络的国家,而且这些国家中的许多专业人士也都选择将这些书卖给英语国家的出版商。例如,虽然每年有超过100本的法语书,会译成英文在英国发行,但大部分是来自法国或瑞士这样的国家。另一方面,一些讲法语的非洲国家却甚至很少有机会看一眼。

 

这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实际上有很多国家的书根本进不了英文文学的商业区。对世界上发行语言受众最多的读者来说,这些国家的书籍鲜为人知 。当谈到阅读世界这一做法时,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不知道从何入手。

 

我这一生几乎都在阅读英国和北美的书籍。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搜索寻找、去选择世界上大部分其他地方的作品和我要读的故事。我没办法告诉你,要怎么去搜索斯威士兰的文学作品,我不知道纳米比亚有哪些好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并没有被藏起来—— 我需要坦白的是,我是一个一无所知的文学排外者。那么,我到底要怎么去阅读这个世界呢?

 

 

我不得不寻求帮助。在2011年10月,我注册了我的博客ayearofreadingtheworld.com。然后我发了一条简短的求助。我解释我是谁,我的阅读面有多窄,我问有没有人愿意给我留言,建议我应该去读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哪些书。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对这件事感兴趣,但就在我发了请求后的几个小时内,人们开始联系我。一开始,是朋友和同事,然后就是朋友的朋友,很快,就是陌生人。

 

我在网上留了那条求助之后的第四天,我收到了一条消息,它来自一位在吉隆坡叫Rafidah的女士,她说她很喜欢我这个项目的意义,问她能不能去当地的英文书店,然后帮我选马来语书籍然后发给我?

 

我满腔热情地接受了。几个星期后,包裹来了,里面不是一本,是两本——Rafidah选的一本是马来西亚的书,还有一本来自新加坡的书。打开包裹的那一刻,我都惊呆了,一个远在6000英里之外的陌生人,会如此用心去帮一个她可能永远都见不到面的陌生人。

 

但Rafidah的善良,成了那一年经常可见的。一次又一次,人们不怕麻烦的来帮我,有些人帮我做研究,有些人在假期或出差的时候,专门绕道到书店帮我找书。事实证明,如果你想阅读这个世界,如果你想用开放的心态去与之交流,那么整个世界都会帮你。

 

而对于市面上那些几乎买不到相关英文译本的国家,人们会更努力的帮我。这些书籍的来源经常让我出乎意料。举个例子,我的巴拿马阅读,是来自推特上我和“巴拿马运河”这个账号的对话。是的,巴拿马运河在有推特账号的。当我在推特上发布我这个项目的消息时,它建议说,我可能会想要去读一读一位叫Juan David Morgan的巴拿马作家的作品。

 

我找到了作家的网站,然后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他的西语小说有没有被翻译成英文的。他答复说目前还没有出版,但他确实有一份未出版的英文译文,一本名叫《金马》的小说。他用邮件把译文发给我,允许我成为第一批阅读这本书英文版本的读者。

 

Morgan并不是唯一一个愿意用这种方式和我分享他的作品的作家。从瑞典到帕劳,作家和翻译家给我发来他们自己出版的书籍,还有未被以英文为母语的出版商挑中的,或者是不再有机会发表的,未出版的手稿,这让我有机会一窥某些精彩的世界。

 

比如说,我读了关于南非国王Ngungunhane的书籍,他在19世纪领导反抗葡萄牙人。我也读了土库曼斯坦的里海岸边,那些偏僻村庄的结婚仪式。我还读了科威特版本的《BJ单身日记》,以及安哥拉的一场树上狂欢。

 

在人们想尽办法,帮我去阅读这个世界的例子中,可能最让人惊奇的,出现在我网上求助的最后时期。当时我在找一本书,它来自一个说葡萄牙语的非洲小岛国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

 

花了好几个月,用尽所有我能想到的办法,去找一本从别的国家翻译成英文的书(但都找不到)。我觉得剩下的唯一方式,就是看能不能重新去翻译,我当时也没什么把握不知道是否有人愿意帮我,愿意牺牲他们的时间来为我做这样的事。

 

但是,就在我在推特和脸书上向葡萄牙语使用者发出这个请求的一周之内,愿意参与这个计划的人数,甚至超过我所需要的人数。这其中包括翻译界的领军人物Margaret Jull Costa,她曾翻译过获诺贝尔获奖者Jose Saramago的作品。

 

当我的9位志愿者就位后,我设法找到了一本由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的作家所写的书,此书我可以在网上买到足够多本。这是其中的一本。我给每个志愿者都发了一本。他们各自从这个系列中选几个短故事,并遵守他们的诺言,将译文寄给了我。六个星期之内,我便得到了整本书。

 

在阅读世界这一年中,我不止一次认识到这个事实。那就是我的孤陋寡闻和对自己不足之处的态度,为我赢得了一个很大的机会。

 

说到阅读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作品的经历,我认为它不仅是一个学到新鲜事物,发现一系列新故事的机会,而更是一个将人聚集起来,去推进一个共同的创造性尝试的机会,我自身的局限反倒成了这个项目的优势。

 

那一年我看过的书开拓了我的视野。那些享受阅读的人就能体会,书籍有着强大能力把你带出自我,进入别人的思想。所以,至少有一段时间 你能看到别人眼中的世界。

 

这或许不会是一段好过的经历。尤其是你在读一本文化上与自己的观念大为不同的书 。但它却可能很有启发性。与不熟悉的想法产生碰撞,能帮你更好认识自己的想法,也能帮你告诉自己在你看到这个世界的方式上有哪些盲点。

 

当我回头看我从小到大读过的大多数英文文学,相比世界上其他书籍的丰富程度,这些阅读确实太狭隘了。

 

每翻一页,便长一智,积少成多。我年初列出的国家列表从一些列枯燥充满学术的地名,变成了活生生会呼吸的实体。

 

现在,我并不想说,单靠读一本书就能大致了解一个国家。但积少成多,那一年我读过的故事,它们对这个世界展示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复杂性,让我更有存在感,就好像是这些世界性的故事,以及那些想办法帮我阅读这些书籍的人们,是他们让我变得真实。

 

这些天来,当我看着我的书架的时候,或者在我的电子阅读器上思考这些作品时,它们在诉说着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书籍力量的故事。书能将我们联系在一起,跨越政治、区域、文化、社会和宗教的隔阂。这是一个人们拥有团结一致、协同工作潜能的故事。

 

同时,它也有力的证明了,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由于互联网的出现,让一个陌生人与来自地球另一半素未谋面的另一陌生人,可以比以往更简单的分享一个观点,一个故事,一本书。我希望这是一个在未来许多年里都能看到的一个故事。

 

我也希望会有更多的人可以加入我的阅读行动。如果我们都扩宽我们的阅读,那么就会刺激出版商去翻译更多书籍,我们的思想也会因此变得更加富有。谢谢!

Sign-up now to access all contents for free without interruption.

Also included is a 15-day free-trial of JumpStart Package™ with unlimited access college application tools and resources. No credit card necessary.